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大巴士革(2012年8月15日)

 

假如你见到阿联酋航空登机牌的背面空空如也,没有一个广告;假如你见到破破的大马士革机场上居然航班大体正常;再假如你看到位于大马士革市中心的货币兑换点里,并没有人在抢购欧罗和美金……你会想到些什么?大马士革与阿勒颇真的不一样。

 

当地时间,15号清晨发生在联合国叙利亚观察团驻地玫瑰酒店对面的一场爆炸,把人们惊醒。来自反对派的袭击真的一点一点在靠近。连那个叛逃的前总理也开始履行自己反对这个政权的义务,隔空喊话,他说,巴沙尔政权正在从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垮掉。但是,这是真的吗?

 

巴沙尔政权的反对派,一说是“自由叙利亚军”(FSA),最好也最大的赞助商是阿联酋和卡塔尔,但是正如那张阿联酋航空的登机牌一样,这个国家经济增长的速度正在快速下调,差不多3%的样子,卡塔尔的日子也不好过,她的金融中心战略,不仅没有很快实现,相反正在拖累着她的传统能源产业,差不多6%的GDP增长,正在让这个国家感受世界经济的寒冬。当然还有英国,英国政府大约支援了反对派500万英镑,这种小气到了家的举动,已经让反对派很不满,但是,英国,你还能让这个奥运会办得气喘吁吁的国家再做些什么呢?这样一来,反对派的钱包就可想而知了,有人说他们40人一支枪,也有人说他们主要是“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还有人说他们就是“恐怖主义者”。

 

大马士革几乎每天都会有几次爆炸,或者小型的冲突。今天(15号)的这次袭击,最可怕的一点是,它距离普通居民住宅的距离只有五六米,而且直接受到巨大破坏的不是军事部门或者军事设施,而是叙利亚全国工会的办公楼。这不由地让人们产生这样的想法,反对派是否正在从与支持巴政权政府军正面冲突,转入以打击大马士革民众信心的、全面的“自杀式袭击”呢?这种袭击立即会产生的一个作用就是,让像我这种目前还生活在大马士革的人心生恐惧,而且随着袭击次数的累加,一天比一天的更加恐惧起来,直至无法在这里再待下去。但是,这真的就是反对派战胜巴沙尔政权的最佳模式吗?从记者在大马士革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自从那场发生在20多天的对叙利亚电视台的自杀袭击发生以来,就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对这种袭击不仅心生恐惧、更心生厌恶。但这还不是对反对派最糟的。

 

今天(15号)早上八点的爆炸过后,叙利亚电视台就立即对袭击的新闻进行滚动播出,四人死亡、现场一片狼藉的画面,根本无需渲染,就让主题变得非常突出。但是,市面上由此出现的恐慌情绪,却不明显。从迪拜返回大马士革的人并没有减少,尚未被禁飞的叙利亚“巴统区”的人还在旅行,还是在迪拜消费之后,回到那个在外界看来已经是战火纷飞的家里。餐厅由于是斋月的关系,白天到是营业的不多,但到了晚上还是高朋满座。一边望着楼顶上蹲着的狙击手,一边在露天餐厅里吃着自助餐,真还是这边风景独好。

 

其实从今年四月至今,“坚强”的叙利亚央行,让他们的叙利亚镑小心翼翼地贬值了10镑,从50叙利亚镑兑一美元,到现在60叙镑兑一美元。换句话说,从最冷酷的数字来讲,从四月至今,反对派对大马士革持续不断的自杀式袭击,几十条生命仅仅让叙利亚金管当局退了小小的一步。而作为一个普通的大马士革人,对于这点汇率的变化,感受绝对不会比遭遇5%的通胀来得更加强烈。大马士革超市里,差不多两美元一瓶的进口依云矿泉水,你会觉得非常贵吗?而这又带来了一个景象,在大马士革市中心的货币兑换点,对换美元和欧罗的人几乎没有,我们想象中一个战争地区挤兑的长龙也是未见。看来,叙利亚的银行起码到今天为止,依然有充足的外汇储备来应对不时之需。

 

而这一切对于囊中羞涩的反对派来说,真的就不是一个好消息了。

 

话题:



0

推荐

周鑫

周鑫

113篇文章 1次访问 59分钟前更新

住在上海。历任上海电视台《案件聚焦》编导,SMG驻香港记者,第一财经北京分部主任,财新传媒助理总编辑,一财英文版Yicai Global总编辑兼CEO。2008年至2017年间曾赴索马里、利比亚、埃及、突尼斯、叙利亚、乌克兰等等战争和政治动荡的核心地带采访报道。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