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竖屏短剧,可能是传统电视、电影制作人员回归到媒体创作风口的一个重要机会。即使是他们(短视频平台)有能力对人性的底线进行最无底线的挖掘和操纵,但依然会发现遇到了一个坚硬的地壳,这就是人类文明有着自发向上、向前进步的动力。我们当然抵抗不了自身的动物性,但是上百万年的进化,特别是所谓的人类文明的进步,也会让我们在面对美女痴痴傻笑时自忖:这刷了几个小时的短视频是否有价值,是否有意义,是否对得起自己所受之教育?

 一句话就是,我们需要一时的低级,但无法忍受长期的低级趣味。这好比,一个黑老大不会教育自己的儿子,“好好学,将来当个流氓,和我一样”,而是——好好学习,将来去做个医生吧。

 正是由于人类自发的这种反省,让“短剧”在无底线的短视频平台上找到了自己的“创作”空间。与之前不同,这类短剧并非一开始就是由专业人士制造的,而是一些“无聊”的创作者们开始以他们看过的电影、电视剧为师,照猫画虎般的开始有样学样。并且,在这些最最草根的创作群体当中“重新”也现了编剧、编导等等工业化的职位。必须说,这是人类的文明性对于短视频低端化的一种反抗,而他们反抗的武器正是被短视频平台击毁的文明低线。

 一旦编辑和编导、导演和演员重新出现在短视频的创作者矩阵中,人们突然发现自己需要去学习一点儿什么,因为如果简简单单地人性宣泄,脚本是没有必要的,在任何一场情绪高歌的打斗中,理性和知识都是率先滚蛋的。但是今天,曾经靠这一切拥有了巨大流量的人,开始意识到——我要装B了。

 那些随着音乐乱摆的女人,终于发现自己在面对上百万粉丝时,总这样一个动作的摆动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那些靠一句话走红的人,突然发现除了那一句,他再也找不出第二句;那些靠低级桥段窜红的兄弟,明白了人再低再低就那点儿事了,于是走投无路。正是这时,他们意识上,世界本有一个叫电视台、电影制片厂的“遗址”,那里至今靠靠谱的学历的和像样的经历在招募员工。

 于是,来自“古老”工业文明代表的“编剧”“编导”和“导演”回到了竖屏短剧的制作中。我相信在未来几个月到几年内(视乎手机屏幕的变化),竖屏短剧将会成为短视频制作中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一、三至十五分钟的连续剧将产生大量收入;随着受众被短视频不断洗脑,对于长剧的接受程度已经不断降低,从而短剧成了最佳替代品;

二、短电影将流行,短至五分钟到十分钟的短电影,有可能会比一部《Mission Impossible》还有赚钱;

三、短新闻专题,新闻专题是电视台的老同事们非常熟悉的题材,过去都以十五分钟到二十五分钟为主,而今五分钟以内的竖屏专题片必成主流;

四、短纪录片,纪录片以其文艺和纪实的色彩为年轻人所喜爱,现在短至五分钟以内的纪录片,无论是风光、还是人文,都会在手机上大受欢迎;

五、短真人秀,过往的真人秀都是各大电视台霸屏的主产品,现在开发真人秀,比如中国好声音这种产品的团队,应该开始注意利用竖屏开发五到十分钟的短真人秀,一定会受到喜爱;

六、财经评论节目短片时代到来,2010年至2015年以一财《首席评论》为代表的财经辩论节目曾经大受欢迎,这样的节目在手机端进行竖屏重新制作后,将会有新的观众进入;

七、军事节目竖屏时代的到来,随国防事业大受关注,军事节目一直是电视台的主打热门节目,竖屏必为其带来新的战机;

八、犯罪类节目。。。

九、 。。。

总之,请将一切竖起来拍、竖起来演,这是专业人士重回媒体大战场的一个新机遇!是叫他们领教专业的时候了!

 

 

话题:



0

推荐

周鑫

周鑫

118篇文章 44天前更新

住在上海。历任上海电视台《案件聚焦》编导,SMG驻香港记者,第一财经北京分部主任,财新传媒助理总编辑,一财英文版Yicai Global总编辑兼CEO。2008年至2017年间曾赴索马里、利比亚、埃及、突尼斯、叙利亚、乌克兰等等战争和政治动荡的核心地带采访报道。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