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世界的前列腺

世界的前列腺

全世界最重要的一根前列腺目前长在巴菲特的身上。不管来自什么界别,都晓得了,这老哥们儿的前列腺的重要。这哪里是巴菲特的前列腺,这是世界的前列腺。

 

人们好奇的担心着这个几乎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老人,在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上,第一个向他提问的记者,问的是继承人的问题,这等于在问你还能活多久?相信这种新闻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下一任法国总统是谁。

 

前列腺癌是男性特有的疾病,除了医生搞错了外,基本上女性不会得(变性的会不会得不知道)。男性在50岁以后出现前列腺肥大,年龄越大发生前列腺癌的机会增大。八十几岁的巴菲特得的就是这病。但是,这种病还有一个致命的特征,由于比较容易治疗和控制,基本上人们可以了解到,得了这种病的人可以活多久,或者,短期内会不会死去。问题是,对于以上这些问题的准确的、数字的答案难以计算。

 

于是,当巴菲特带着他那条得了病的前列腺出现在股东大会上时,几乎是在向全世界的经济学家和基金经理们出了道难题,他会死吗?什么时间死?几年?会失去意识吗?会化疗吗?多久?解这题的难度,不仅远远超过全球几大投行设计出的那些搞不清是叫COD还是CDO的金融产品,而且,让包括中国在内全球股市大伤脑筋。

 

经济学家、股评人、基金经理们,还有等量级的记者们中,一些人开始盘点那些得了前列腺癌,但没有死的人的名单,这部分我们习惯于称之历史数据;有的人开始算死的数目,这部分通常叫作底部突破的时间;更有绝的,还有人开始统计那些没有得、而有可能得此病的人的名单,这个叫趋势。人们很好奇,这些人似乎在做一种叫医生的职业在做的工作,而他们并非医生,那么,他们的这种神力从何而来呢?又如何能准确呢?

 

搞历史数据的那帮人,人称技术流,他们通过寻找与巴菲特同性同份量同病同身份的人,判断着巴菲特的前列腺到底能挺多久;喜欢研究底部的兄弟们,人称作庄派,他们无所谓其他,只关注底部被击穿或者被突破的时间(也就是死亡的确定日期);至于趋势派,这帮人是多为宏观派掌门,其实多由半吊子经济学家组成,每当有大事发生时,他们从不大惊小怪,只是说,这事我早说过了。因为他们说得太多,所以人类历史上大部事全被他们蒙到了。但是,现在他们面前的菜是——巴菲特的前列腺。

 

巴菲特不但有一条得病的前列腺,还有一张糟糕的嘴。这嘴一方面爱吃垃圾食品,另一方面非常喜欢说话。黄金、中国、美国、欧洲、粮食、土豆、DQ、阿富汗、索马里、海盗、上帝……天啊,人类当今历史上几乎所有的事,他全发表过意见。这张嘴成了他那根生病的前列腺的一个变量。生病的巴菲特说的还管用吗?管用程度是下降了吗?那么,是下降20%还是20.5%呢?这道超级数学题的模型,估计正在启动发明中吧?但愿中国的大智慧钦件可以棋高一着,让人五步就能选好“?”!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