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事实上,在国内无法访问推特、脸书,甚至谷歌…… 我都不觉得特别遗憾,但不能访问YOUTUBE,真是让人感到难过。因为油管对于我、对于所有人而言真是一个知识的宝库!

 在可以访问油管的地方,我一旦阅读遇到了困难,要求解一些什么问题,一定会将关键词打入油管的搜索栏,每一次均有答案。油管在中国的视频机构忙于变现的十年间,做了一件伟大的事,他们将人类的知识全面的视频化了(其实他们不仅仅视频化了知识)。想到这,再想想油管对自己的帮助,一边打下这段话,我一面会觉得自己浑身有一种向油管感恩的热情在涌动。

 在全世界(可能除了中国之外)所有的UGC们的帮助下,油管上几乎可以看到自人类有影像记录以来的所有视频资料。这不仅可以说是奇迹,更可以说是油管对人类的巨大贡献。一个喜欢以油管为工具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接触到我们过去只在书本上学到的、读到的许许多多重要、或者没有那么重要的人物的本尊。这种视觉的接触,足以撼动我们对一门学科的认识。如果你对爱因斯坦有兴趣,你不但可见到他本人,而且还有他的家人,甚至家人的家人们对他的评价;如果你有兴趣的对象是斯大林,那么,你可以通过无数部纪录片,和他女儿的真实采访全方面的了解他…… 油管为人类带来的不是一个个视频的片断,它为我们带来的是一种崭新的结构化的知识,而这些知识在书本上通常学习起来需要一个、甚至多个天才的大脑才能实现。而现在在油管上,一个孩子就可以完成。

 我一直对当年采访过包括邓公在内的许多大人物的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的人生很有兴趣,五年前登陆油管时,感觉内容还不多。但在一年多之前,我注意到法拉奇这样一个不算非常大众化的人物一生,已经可以在油管上被全面的展现出来,当然是视频化的。从她最早在美国参与电视节目的视频资料,到她本人的采访,再到她的传记作者对于她的介绍及纪录片。仅关于她这个一个“过时的”名记者的人生记录就有数十、近百小时之多。

 中国视频平台、或者说中国一切搜索平台为用户提供的配对方案,主要是价值配对,也就是说,它们永远在通过你的搜索在计算你会买什么,即使你纯粹以求知为目标来搜索,它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的这种目标转化为购买。比如说你明明是在搜索法拉奇这位过世的女记者,国内的搜索结果会把你引入到找女友、买女性内衣或者求职及去欧洲游玩等等不相关的渠道当中去。由于这种智能配对常常扭曲我们最初的想法,并实现了他们最终想达成的购买的目标,导致当下从者众多。几乎已经是:一切的搜索都变成了电商供应链上的一环,这就是他们所称的导流。不能不承认这种做法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变现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这种成功的代价是阻击了中国人求知欲,并将求知欲变成购买欲。所以,你想了解火的原理,结果成了买了一只锅;你想了解地球上的水资源的多少,结果买回来一只马桶等等,成了每一个中国人家庭的恶梦。

 起初当人们在批评百度时,我曾经想,只要将百度的搜索结果往后翻上个几十页、上百页,总归会有几个我们要的答案吧,由此也曾经认为,互联网时代的学习和自己的判断能力有关。但是,在视频领域,在抖音等等抖动而欢乐的海洋中,让人们真正看到一道阻挡知识、甚至可以说是人类共同文明的高墙正在妨碍我们见到人类已存精神财富的最精彩的部分。全球最好的大学、最优秀的智库一方面以油管为平台、一方面也以其作为储存视频资料的工具,将历年所有的论坛、讲座、访谈导入其中;最老牌的西方通讯社亦将他们自一战以来的新闻素材搬了上去…… 油管上真是应有尽有!而这一切,由于访问的麻烦,我们在这里看不到,或者说看到很困难。

 由于强知识性、功能性及娱乐性,加之高度的用户主导权,这里就举一个例子:油管是由上传者决定是否匹配广告,即使是自动匹配广告的部分,也是按播出量来的投放的,很多有意思的大学讲座如果点播的人数不多,就一个广告也没有。当然,作为上传者你也可以让你的节目插播上十几次广告。油管现在已经成了很多酒店电视、家庭电视上的标配。很多人入住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油管去接着看完一个自己喜欢的节目。不久前在美国去世的华人著名科学家张某在接受采访时也说,自己最大的爱好就是呆在油管里看讲座。

 张教授的这番表白让我想了很多,有时候娱乐这种东西可能真有国界、民族界,语言、风俗、饮食等等等等的差别确实会让人们喜欢的东西不同。但是知识就不同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你能说它哪里的,它只能是人类的。而在油管里就摆着千千万万这样的东西,我们不能失去他们……

 

话题:



0

推荐

周鑫

周鑫

113篇文章 1次访问 59分钟前更新

住在上海。历任上海电视台《案件聚焦》编导,SMG驻香港记者,第一财经北京分部主任,财新传媒助理总编辑,一财英文版Yicai Global总编辑兼CEO。2008年至2017年间曾赴索马里、利比亚、埃及、突尼斯、叙利亚、乌克兰等等战争和政治动荡的核心地带采访报道。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