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2年03月02日 11:24

媒体、传播、个性和天生的观众

最近一个才上推特时间不久的英国同事让我震惊了,他仅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将他的followers从零上升到了千位数,而相比之下,任何一个推特账号的运营,在不借助“购买”的前提下,完全依靠内容,特别是你妄图使用一种外语吸引其他市场的粉丝,别说千位数,就是百位数都是极度不容易的。

 这事让我开始重新思考内容运营这件事,这可能是一个超越我们现有认识水平的一个新问题。过往,人类的传播由于技术的价格和成本问题,一直受制于...

阅读全文>>
2022年02月11日 17:41

曹景行先生千古!

今天突然得知曹先生走的消息,吓了我一跳。

 从我2006年第一次在香港红磡的凤凰卫视旧地见到曹先生,到2009年与曹先生一起在东方卫视做《双城记》,与先生认识超过15年,我们一起做过政论节目、做过活动、拍过纪录片,还请先生做过论坛的嘉宾。总是感觉先生非常健康,还略有一点点偏胖,特别是肚子,怎么突然就离开了,真是……

 2009年初,曹先生决定参与东方卫视的第一档连通两岸三地的谈话节目《双城记》,我是主编,他是主持...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24日 21:26

乌克兰“战火”为谁而燃

强人普金与NATO及美国在东欧危国乌克兰脚力日益升级,我在乌克兰的朋友对我说,他们已经紧张到了不能再紧张的地步,战争的风险一触即发。

 2012年12月到次年1月,我曾经带队在乌克兰采访报道近一个月,足迹涉及该国的多个地区,及几个中央部门。深感在苏联解体多年之后,该国依然未走出强大邻国的阴影,而加入欧盟的希望也更渺茫。

 乌克兰地处欧洲腹地,原本是苏联工业重邦,特别在军工制造能力更是位列各加盟共和国之前列。乌克...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12日 15:13

疫情期间我病了一场

我这两天病了一场,至今没有痊愈。由于是疫情再度红表,由于医院再度变得紧张。于是不得不体会了一把极限情况下的看病。

 我的扁桃体极易出问题,从小开始,至到今天亦无好转。只有略遇风寒或者工作学习劳累就必扁桃体发炎,接下来就是高烧不退。曾有很多医生建议将其摘除,但却遭到同为医生的我母亲的反对,扁桃体是上呼吸道的第一防线,它没有了问题就往下、甚至往肺里去了。于是我就开始在这道“马奇顿”防线上一直打着持久战。...

阅读全文>>
2021年11月12日 17:14

人工智能的偏见把我们全带偏了

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只要存在人为因素,机器学习学到偏见的可能性就非常之高;甚至高于你原本的训练的目标。

 已经不止有一篇论文指出,当人们在去除了病例的人种信息、年龄信息、性别信息之后,机器学习依然自动地开始判断人种、年龄和性别。最大量的证据显示,这是因为医生在对不同人种、不同年龄和不同性别的人进行诊断的时候是有差异的,这种差异会体现在CT扫描的时间长度;病历书写的措辞;甚至是格式病例的漏填项的多少上。...

阅读全文>>
2021年10月26日 18:11

算力为公 AI自由

从谷歌到百度,从脸书到腾迅,都正在聚集算力的道路上越走越快、越走越远…… 料想在不远的将来,人类所有能使用的算力,都将由几大巨头分享;你要再利用人工智能,就必须向其借“力”。

以垄断为先机,收集数据;再以法规落后掣肘公权力,扩张算力,垄断算力,这就是这些数字寡头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寡头们正在利用一个时间窗口,将他们在互联网上取得的优势,重建于人工智能之上。

人类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事实“算法”或直接...

阅读全文>>
2021年10月25日 14:38

革命理想十年一梦

20111月突尼斯民众一举推翻了专制的独裁者,就在这时,我还没有感受到这场声势浩大的革命与我之间的关系。仅仅一年多之前,我才从索马里回国,在吉布堤看到了失去了国家政治家们进行的一场所谓的总统选举,这让我切身体会到了“山河破碎”的感觉。

 

此外,这次域外选举的工作人员几乎完全来自美国,虽然他们是自称为联合国的工作人员,这也给人一种美国无处不在的感觉。

 

突尼斯发生的一切很快在整个阿拉伯世界...

阅读全文>>
2021年10月14日 19:46

拒绝理性的必由之路

我们大脑只喜欢我们熟悉且与我们的想法一致性高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拒绝理性、拒绝客观讨论的原因。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偏激的文字、极端的想法、最恶劣的思想可以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甚广甚远,但是理智、理性、客观的报道却常常止步于个位数的阅读。其实这也好理解,我们的大脑其实很懒,止步于已知,止步于满足,是它一个基本需求,从这一点上看我们与动物并没有差别。

 

然而,人脑中又总有一丝灵光,或曰智慧吧,让...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15日 16:18

中国到了有一部AI法律的时候了

随着欧盟、世界卫生组织相继推出规范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的指引,作为全球第一大人工智能应用市场、中国应该也到了推出一部规范人工智能行业的法律的时候了。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AI技术野蛮生长了多年的社会中。从“你关心才是头条”到“新闻搬运工”,再到“智能推荐”,再到“智能理财”“智能培训”…… AI已经将我们生活中、生命中大多数事务掌握了、控制了。AI已经在精确的指挥我们的行为。

 

中国的AI发展非常与...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30日 12:20

重回大航海时代

大航海时代的艰险,已经为人们遗忘多年。以至其遗留下的许多词汇,如果不是因为疫情的到来,我们都无处溯源。“隔离”这个词就是源自那里。

 

遥远到足以让我们遗忘的历史重新发生在我们的身边。跨越大洋的航程,正变得像1617世纪那样充满风险;隔离正成为一种新的日常。一次远行可能就意味着一次难以预期的归途。

 

很有意思,21世纪的人类正在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回归到大航海时代,远航正在被定义回其被发明时...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25日 10:37

视频一代

2016年之后,中国真正进入视频一代人。与此前的所有预计不同,视频一代完全抛弃了专业制作,取而代之以100%的草根。

 

如果说之前我们的梦想是被文字,特别是出现在书本上的文字激发的;那么今天,视频一代人的梦想则是被与自己相同的一类人激发的。

 

自从微信也加入了短视频、再加入了直播,视频社交在这个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闭环已成,无人再可破功出圈。我们被一种新的方式“囚禁”了。

 

当然我们...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15日 17:24

给爸爸妈妈生活的一点建议

一、“我要是……都不能干了,那人还有什么用”的观念是错误的

人的价值,或者说人有没有用不是以你“能不能洗碗、能不能铺床、能不能做饭”来决定的,能做这些事情当然很好,但是,不能做这些事情,特别是在身体不允许的情况下,不能再做这些事情,绝对不是判断一个人有没有用的标准。事实上,能做这些事情并不特别光荣,不能做这些事情,也并不特别不光荣。但是,硬撑着去做这些事情,就太糟糕了,就太错误了。

  二、关...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5日 20:30

人生而非数

关于人口红利的问题,我显然不是专家。但很多四处发表文章,不断鼓吹红人口红利消失的人,我看也不是什么专家。

  有很多没有上过一天流水线、从来没有经历过三班倒、也只是在文章上看到过996的人,不断鼓吹人口红利消失的云云;老龄社会,已经到了云云。他们一片忧国忧民的情怀,体现在一大堆数字当中。仿佛母亲们生下的不是孩子,而是一大堆劳动力,甚至连劳动力都不是,而是组成他们论据的那几个数字。

  我想请问,你...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8日 07:33

快乐跑步机

一直工作到下午3:00,才去一家小面馆吃中饭。大约56个服务员,在接完我这一单之后,没啥事儿做,就聚在一起聊天。他们聊天的主题是欠债!首先是一个被称为店长的中年妇女说话,“我信用卡上的债还有好几十万呢,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接着,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少妇般的服务员说,“店长你还是有实力,我现在每个月,光是还各个平台上的白条、网贷钱,把所有的工资打进去,都不够呢”。

  两三个厨师模样、和打杂模...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8日 22:38

说说小灶、小食堂

我的童年时代对于小灶、小食堂,可以说有很深的记忆。在某个军区大院长大的我,大约在2~3岁时,就建立起了对食堂的概念。而到了快5岁左右,则在家长的带领之下,知道了原来除了食堂之外,还有小食堂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务。而且,在我的记忆当中,不仅有小食堂,而且有小浴室,小菜场,小游泳池,小理发室,小花园云云。对于还是小孩子的我来说,凡是带“小”字的这些地方,都充满了“魅力”。

  我度过了童年和青少年时光的那个...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4日 18:25

骆驼祥子在2021

1920年代的祥子来到了2021年,他发现自己的选择也不是特别多。刚刚年满18岁,无技能无关系,去走黑道没那个胆,上流水线不想吃那个苦,去当保安又觉得boring,去夜场当男公关,又觉得不大好意思;怎么办?送快递吧。

  所有的兄弟都告诉他,跑快递吧,只要能吃苦,保底1万,2万完全有可能,搞不好,像你这样的身体好的,弄个3万,也说不准。祥子一想,说的对,咱当年就是拉人力车,现在跑快递,还有个小电驴,我适合。

  ...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2日 11:17

Journalism Is Dead

新闻已死,因为新闻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品。形势比人强,就在一年前,我们还可以读到一些像样的作品,由一些传统媒体转换而来的新媒体平台,还在用它们仅剩的力量,向社会向大众,输出一些可靠的新闻产品。

  但随着市场上资金的日益稀薄,仅剩的一点公共产品,也日渐稀缺,不要说和十年前相比,就算和去年比,也发生了量与质的巨大变化。最悲哀的是,好的、优质的新闻作品,已经成了钱买不到的东西。为了填充内容,即便是传统...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04日 18:00

巴黎的荣誉感

20201月的开头几天,我从巴黎败兴而归,原因是我们在巴黎歌剧院的预订的演出,被取消了。取消的原因,是一件在我看来不可思议的事。巴黎发生了大罢工。可以说这是一场本世纪以来,在巴黎发生的最大规模的罢工。罢工的原因是:这里的人不同意延长退休。

  首先站出来反对延长退休的,是一群在我们看来社会的中坚阶层,他们包括演员,老师和很多其它行业的公务员。在法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们这里的芭蕾舞演员的退休年龄...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27日 15:14

败于完美

小时候,每当考试,我就经常出现一个问题,一旦遇到一道不会做的题,就完了,对于接下的试题毫无趣味,无心再战,满脑只想着那个不会做的题,结果常常是,一题不会,整卷皆输。这种糟糕的心理状态一直持续到我上一回离开工作岗位,回家成了一只闲云野鹤时,也没有走的出来。

 

不但如此,这种不放过自己的心理还影响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做法。比如我几乎不参加任何有输赢的游戏,比如打牌、打麻将、打球什么的,主要原因...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03日 18:55

隐形的洪水

隐形的洪水

2020年夏天的洪水是寂寞的,如果你不去主动搜索,基本就见不到它的影子;2020年夏天的洪水是可怜的,因为这场1981年以来最大的洪水,竟然没有办法出现在你的新闻APP推荐中;2020年夏的洪水是隐形的,它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2020年夏天的洪水,可能是第一次由各类新闻APP、社交媒体利用电商化的平台优势全面、全权负责报道的自然事件。毫无疑问,“APP”们成绩斐然!

 

一、我们基本上被屏蔽在了洪水之外,各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