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1年02月15日 17:24

给爸爸妈妈生活的一点建议

一、“我要是……都不能干了,那人还有什么用”的观念是错误的

人的价值,或者说人有没有用不是以你“能不能洗碗、能不能铺床、能不能做饭”来决定的,能做这些事情当然很好,但是,不能做这些事情,特别是在身体不允许的情况下,不能再做这些事情,绝对不是判断一个人有没有用的标准。事实上,能做这些事情并不特别光荣,不能做这些事情,也并不特别不光荣。但是,硬撑着去做这些事情,就太糟糕了,就太错误了。

  二、关...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5日 20:30

人生而非数

关于人口红利的问题,我显然不是专家。但很多四处发表文章,不断鼓吹红人口红利消失的人,我看也不是什么专家。

  有很多没有上过一天流水线、从来没有经历过三班倒、也只是在文章上看到过996的人,不断鼓吹人口红利消失的云云;老龄社会,已经到了云云。他们一片忧国忧民的情怀,体现在一大堆数字当中。仿佛母亲们生下的不是孩子,而是一大堆劳动力,甚至连劳动力都不是,而是组成他们论据的那几个数字。

  我想请问,你...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28日 07:33

快乐跑步机

一直工作到下午3:00,才去一家小面馆吃中饭。大约56个服务员,在接完我这一单之后,没啥事儿做,就聚在一起聊天。他们聊天的主题是欠债!首先是一个被称为店长的中年妇女说话,“我信用卡上的债还有好几十万呢,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接着,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少妇般的服务员说,“店长你还是有实力,我现在每个月,光是还各个平台上的白条、网贷钱,把所有的工资打进去,都不够呢”。

  两三个厨师模样、和打杂模...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8日 22:38

说说小灶、小食堂

我的童年时代对于小灶、小食堂,可以说有很深的记忆。在某个军区大院长大的我,大约在2~3岁时,就建立起了对食堂的概念。而到了快5岁左右,则在家长的带领之下,知道了原来除了食堂之外,还有小食堂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务。而且,在我的记忆当中,不仅有小食堂,而且有小浴室,小菜场,小游泳池,小理发室,小花园云云。对于还是小孩子的我来说,凡是带“小”字的这些地方,都充满了“魅力”。

  我度过了童年和青少年时光的那个...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4日 18:25

骆驼祥子在2021

1920年代的祥子来到了2021年,他发现自己的选择也不是特别多。刚刚年满18岁,无技能无关系,去走黑道没那个胆,上流水线不想吃那个苦,去当保安又觉得boring,去夜场当男公关,又觉得不大好意思;怎么办?送快递吧。

  所有的兄弟都告诉他,跑快递吧,只要能吃苦,保底1万,2万完全有可能,搞不好,像你这样的身体好的,弄个3万,也说不准。祥子一想,说的对,咱当年就是拉人力车,现在跑快递,还有个小电驴,我适合。

  ...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2日 11:17

Journalism Is Dead

新闻已死,因为新闻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品。形势比人强,就在一年前,我们还可以读到一些像样的作品,由一些传统媒体转换而来的新媒体平台,还在用它们仅剩的力量,向社会向大众,输出一些可靠的新闻产品。

  但随着市场上资金的日益稀薄,仅剩的一点公共产品,也日渐稀缺,不要说和十年前相比,就算和去年比,也发生了量与质的巨大变化。最悲哀的是,好的、优质的新闻作品,已经成了钱买不到的东西。为了填充内容,即便是传统...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04日 18:00

巴黎的荣誉感

20201月的开头几天,我从巴黎败兴而归,原因是我们在巴黎歌剧院的预订的演出,被取消了。取消的原因,是一件在我看来不可思议的事。巴黎发生了大罢工。可以说这是一场本世纪以来,在巴黎发生的最大规模的罢工。罢工的原因是:这里的人不同意延长退休。

  首先站出来反对延长退休的,是一群在我们看来社会的中坚阶层,他们包括演员,老师和很多其它行业的公务员。在法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们这里的芭蕾舞演员的退休年龄...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27日 15:14

败于完美

小时候,每当考试,我就经常出现一个问题,一旦遇到一道不会做的题,就完了,对于接下的试题毫无趣味,无心再战,满脑只想着那个不会做的题,结果常常是,一题不会,整卷皆输。这种糟糕的心理状态一直持续到我上一回离开工作岗位,回家成了一只闲云野鹤时,也没有走的出来。

 

不但如此,这种不放过自己的心理还影响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做法。比如我几乎不参加任何有输赢的游戏,比如打牌、打麻将、打球什么的,主要原因...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03日 18:55

隐形的洪水

隐形的洪水

2020年夏天的洪水是寂寞的,如果你不去主动搜索,基本就见不到它的影子;2020年夏天的洪水是可怜的,因为这场1981年以来最大的洪水,竟然没有办法出现在你的新闻APP推荐中;2020年夏的洪水是隐形的,它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2020年夏天的洪水,可能是第一次由各类新闻APP、社交媒体利用电商化的平台优势全面、全权负责报道的自然事件。毫无疑问,“APP”们成绩斐然!

 

一、我们基本上被屏蔽在了洪水之外,各平...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28日 10:57

楚门的世界

楚门的世界

你明明是在搜索“奔驰汽车”,最后你买了劣质几块巧克力;你明明是在找一个合适的柜子,最终你却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你明明就是买一斤土豆,但最终你却买回了三条裙子;你明明是在给你的儿子选网课,但是你自己却下载了好几个游戏;你明明只是刷刷抖音打发一下上班的时间,没有想到却定下了一个去海南旅行的计划,还把钱付给了携程……

 

很多人都认为电商正在打开我们的视野,新闻的免费和自由创作、议论发布的简单化、购...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8日 08:12

一篇试验文

一篇试验文

20199月,周总的公司搬到了京郊的创意园。

 

周总在创意园里开了很多小公司,开发了各种各样的公众号和微信号。创意园里原来有个小水塘是网红,据说里面直播过天外飞仙,周总组织工作人员把它挖深挖宽,种上藕,养上鱼。他还买了笔电,录音笔,多部iphone,分给大家使用。一应网事上的开支,都是他一个人掏钱,有了收获,全部归大家所有。

 

周总在网红水塘边亲自编了一个飞仙的故事,作为试验田。这一个故事有荤...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6日 16:41

104户上海居民的实验(9)

104户上海居民的实验(9)

为了决定物业公司的去留,104户居民必须再一次投票。这一次投票的内容是,要不要与目前的这家物业公司续约?如果过半数选择“不再续约”,那么,小区就可以再去市场选择新的物业公司。

 

每一次民主程序的启动,就是少数派、“反对党”机会。从选掉开发商的物业公司,到小区自治,再到日本先生当选、下台,直到新的业委会成立,少数抬头说话,并将少数意见转变为多数意见,全靠它,皆如此。

 

日本先生再度与由他引...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6日 06:25

104户上海居民的实验(8)

假如当初不赶走开发商的物业公司,这里的104户居民可能就永远也体会不到自治的艰辛。正因为此,上海并不是所有小区的居民都愿意选择自治的。

 

我父母也住在上海,他们住在五角场的一处部队的退休干部安居房内,小区内各种保障可谓是一应俱全,一到小区门口,就见到“军事重地,闲人免进”。我常和他们开玩笑,你们一帮退休的老头老太,这算什么军事重地啊!

 

“哈哈哈哈”…… 我爸妈听我这样说,总是笑的很开心。...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5日 15:40

104户上海居民的实验(7)

与国有单位里的那些个脸上表情显得低调、心里又急于烧个两三把火的新领导不同,牛阿姨是一户一票选出来的,所以不但在小区里腔调足,而且嗓门也大,好不威风!而被选下去的那个前主任、日本先生呢,似乎也不感丢人,他虽很不满,认为小区的居民没有良心!但是他也承认民主过程一方面让他自知失去了民意,不应再当;另一方面,他也获得近10%的支持票和弃权票,也充分觉得自己几年的工作还是受到了一些居民的认同。很快,他与自己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0日 08:07

104户上海居民的业委会竞选实验(6)

104户上海居民的业委会竞选实验(6)

选举结果没有最后落定,日本先生似乎了解到了自己的命运,开始了最后的挣扎。与之签约的物业公司,似乎也察觉到了他大势已去,也陷入到了疯狂之中。

 

 

准备出来竞选业委会主任的是一位已经超过六十岁的牛女士,用她的竞选宣言来形容,她与家人是看着这座房子造起来的,她不能再看到这里继续堕落下去,我们需要改变!她与日本先生竞选连任的团队在微信群中,进行了本小区有史以来最激烈的论战。

 

“你们相...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7日 11:12

为何不能相信生意人

为何不能相信生意人

与大家高呼的诚信、社会责任相反,做生意的人共存的法则是一种通行的欺骗。生意的本质——获得利润,与道德的皈依——做人相对应该诚实,正好相反。无论你的生意有多大,更别说你是否成功,屏蔽诚实常常是你进入生意人角色的第一步。

 

“成功”的生意人不少喜欢著书立说,这些书无非是标榜自己的发家史,其实只要稍微仔细一点看,就会发现这些“成功史”大多是一些被高度美化的欺诈史。大多书描写的都是某人通过虚构了一个...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6日 09:32

对电视台未来的猜测

视频、直播越繁荣,电视台越没有活路,似乎这像是个悖论,但又却是一个事实。电视台,传统上最大、最正规的视频制造机构,为什么会在一个“有视频者有天下”的时代彻底的落败呢?

 

2016年直播全面兴起,直至2017年的抖音袭来,基本上就已经宣告了电视台的末日。一种以导播室、总编室、编辑机房为创作核心的中心化的视频生产方式,被从根上证明不仅是“落后”了,而且不再被这个时代需要了。

 

中国的社交媒体发展与...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4日 22:24

灵魂的负担

很多人以为那些经常作恶的人,一定心理负担就很重,比如身负命案的死囚;一些诈骗的惯犯;再比如天天以自己的人格为代价向上级逢迎的人…… 但是,你以为他们会有很重的心理负担,只不过是基于这样的一种假设。这种假设就是,要是我杀了人,那会多么的可怕啊; 要是我参与了诈骗,那每一天还能再睡得着觉吗; 要是我那么不要脸地拍领导马屁,那怎么还有脸与周围的同事与亲人们相处呢?

 

然而,这种长期以来“将心比心”式...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5日 01:12

104户上海居民的民主实验(5)

又要重选了!经历了上一回不怎么成功的民主实验之后,大家对这个消息并不感到激动,甚至觉得很麻烦。十年没有来这个距离南京西路梅龙镇1.5公里的小区居住了,再回来时,发现老年化已经成了这里最严重的问题。

  住在我对面A户型的老太太已经去世,据说是在他们家老先生去世不久走的。十年前,我在这里短住时,这个老太太一直将我错认作她儿子,搞得物业们每天下班见到我,都说,“把报纸给你妈带上去吧”或者“你妈已经把报纸...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2日 22:03

104户上海居民的民主实验(4)

民主是一个过程,同时也是一个结局。104户居民以一户一票的民主权利,完全以自己的意志选出了业委会主任,并通过他干掉了开发商手下的物业公司,建立起了具有代议机构民主制度。但没有想到,不到一年时间,代议机构“业委会”被瘫痪,小区陷入了“日本先生”的“独裁”,而且这种独裁比之前的开发商更劣,因为其与民争利更凶,原先冀希望的家家户户对小区事务参政议政,和罗伯特议事规则等,均被认为与效率相抵触、太麻烦,而被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