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奇点到来前的中国式投资?

奇点到来前的中国式投资?

今年一月,我在美国旧金山展开了为期十五天的旅程。在旅行中我惊奇的发现,这里无数的互联网创新公司,正在和最最传统的资本来源结合起来。连续在三家十分领先的创新企业里,我听到了同一个人的名字,这就是李嘉诚,而李氏对于他们的投资在五年之前就已经开始,有的已经进入到了A轮,甚至更为深入。与国内媒体对于李氏资本“出逃”大陆的版本,不同的是,李嘉诚的钱绝对不只仅仅去了欧洲的房地产市场。今年二月,我借参加一个欧盟总部活动的机会,得以在阿姆斯特丹和布鲁塞尔访问一系列的前卫艺术家以及他们的展览,在这些看上去基本上已经突破了人类思维极限的作品背后,我们听到的名字是微软、苹果、亚马逊。

最近当我把这些事拿出来去一些国内的顶极投资人和投资机构讨论时,大家开始留意这样的一个话题,这就是奇点来临之前的投资机会还有哪一些,特别是对于中国的投资家而言,如何来面对奇点来临前的这个“荒蛮世界”,并再搏一把。现在看来,Ray Kurzweil和KK常常挂于嘴边的”奇点论“,已经不足为奇。假如你声称自己是个互联网界的投资家,却对此仍持异议,那起码在湾区已经不会有人再想和你辩论了,因为你将被完全视作一个中古时代的文物。而事实是,奇点较之前预计的2045年或者2047年将来提前到来。在机器人写作的代表公司Automated Insights,传奇的创业者,他还与著名的经济学家同名,Adam Smith对我说,我们现在对于机器人通过挖掘数据写作,已经信心满满,而下一步是彻底取代人类的写作,并且要写得更好。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谈谈在奇点之前,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与硅谷的同类们在本质上的一个不同。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当然还包括我们的投资家们),最热衷于的”节目”是什么?这就是“连接”。找出某一个缺失领域的连接方案,是中国互联网界最大的投资机会,无论是滴滴打车、美甲、陌陌、阿里巴巴,还是洗车、租车等等,而事实上,连接是互联网最底层,目前看来也许是最容易赚钱的事,但同时它也是最最没有价值的创新。于是,有的人用滴滴拉屎、滴滴打胎来形容这一切的无聊。但是,问题的另外一面是,虽然它是无比的无聊,但却依然拥有一股极强大的力量,这力量正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也许要简单定义今日的互联网的话,就是互联网+N!在这个加号的后面,可以是从一家奶厂、一家餐厅,到一辆汽车、一个国家等等的一切东西。

今天的中国已经创造出了世界上最大的移动阅读人群,现在可能是四到六亿,这个数字会很快上升到8亿。显而易见的是,他们不会仅仅只阅读。有人曾对我大胆的评价今天中国的移动互联应用,北上广深是移动应用全球的一线,中国的计划单列市及省会+欧洲+北美+日韩是二线,其余是三四线。这种标签化的分类,给了我们一个魔幻的预期,而它的结论是”中国正站在互联网某一个维度的领先位置”上。毫无疑问的是,资本也在这个领域汹涌着。不移动,勿宁死,是中关村创业大街从餐厅到各种冠以极客的location的坐标。这样一来,高效的投资似乎成了中国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在北京几个特定的地点、杭州几个、上海广州深圳几个,基本上可能就是解决了你想做的一切事了。你才看到了A1,A234567…..就全出现了。我才见到一个基于WIFI路由器的所谓硬件应用,第二天就收到了近十份类似的商业计划书。我的天,互联网2015版的中国创新年鉴,简直就是1990年代的福建和温州仿制工厂啊。有如此务实的创业者,就有如此务实的投资家。在与国内一伙知名的投资人餐聚时,张三说他投了某个课程应用,李四说他投了一个逃课的应用,王二不甘势弱,说一个让懒人找工作的应用里,他的钱已经潜伏好久了。似乎有需求(不用管这需要是种什么需要),有用户(这就更玄了,用户的规模已经可以小至一个小学里的小学生了),一个创业的项目就可以成立了。中国的投资者与创业者一边阅读着《从0到1》,一边用现实的“从1到N”的行为做着完全相反的事。我假如提出不同的想法,得到的回答一定是,“我们还能不能愉快的游戏”。好吧,我们从一个工业革命的后进的克隆工厂,终于晋级为4.0级的克隆帝国。就在几天之前,我在北京见了一位著名的创业者,他不到三十岁已经创业了二十多次。虽然第一次见面,从来不吐不快的我,直截了当地说你这些全是什么啊,不就是把创业的主语从烧饼改成了蛋糕,再变成了肉饼子了吗。他说,互联网精神就是这样的。是吗?还真是的,中国的互联网教父级人物,哪个不是从一次次狗血的战斗中站立起来的。是的,他们用摇一摇、晃一晃,陌陌、遇见解决了无数的”重要需求“,但这些是否可以被称作一场革命?当我们的四到六亿移动阅读用户在下载了八到十个新闻APP之后,发现阅读的内容完全一样,站在这些个APP背后的人们,你不应该羞愧吗?投资人们,你们去支持这样的产品,还让这种垃圾塞爆手机的预装,这难道不是比当年的温州假皮鞋更令人恶心的行为吗。我们除了摇一摇之外,还会有、还能有更加高级的需求吗?事实上是,可能真没有了… …

当所谓的创业者们都在做假皮鞋时,做真皮鞋的人们的下场要么是被饿死,要么也去改做假皮鞋了。中国互联网的投资人们,已经越来越没有人注意真正的高技术、平台类、B2B的产品了!他们用几句话就可能把真正的创新谋杀,你搞出新技术要多长时间?你搞平台,马云、马化腾为什么不搞,你能搞得过他们吗?B2B你的客户在哪里,收入方式成立吗?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创新产品,是没有办法回答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的,因为TA的基因来自火星,你根本无法预计TA将去往哪里?但今天,这群在中国还存在的少量真正的创业者们并没有多少机会。大家,都还是喜欢摇一摇。

二月的某一天,我在RIJKS美术馆一堆伦勃朗的作品前站立,周围涌动的是年轻和年老的人潮,这情景与涌动在美国东岸与西岸大学里的人潮一样,也许奇点最终还是会选择在这里到来,TA也许是一幅画、一句话、一篇文章、一首诗…… TA一定不会是预装在我们手机里某款山寨多次的APP….那只是屎!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