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皮凯蒂教授的办法能解决中国的不平等?

皮凯蒂教授的办法能解决中国的不平等?

被誉为当代马克思的、《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来到了中国,他的皇皇巨著引起了中国人最广泛的兴趣。近三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已经很少像这一次这样,回到哲学层面来讨论经济学问题了。当然在实际问题上,人们请教皮凯蒂教授最多的还是如何解决中国及全球的不平等问题。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全世界最富有8.4%的人口拥有了全球83.3%的财富,而绝对的大多数、68.7%的穷人拥有的财富只占全球财富的3%。中国的情况也大体一致。不平等 、财富跨阶层流动机会的逐步丧失,已经成为引发全球动荡的主要原因。所以WEF将此列为人类在2015年要面对的最重大的危机。

但是,皮凯蒂教授给出的答案似乎并不能让中国听众完全满意。在中国,皮凯蒂延续了他书中的观点,简单来说,税收可能还是目前平衡富人与穷人之间不平等的比较直接的办法,再简单一点说,就是透过向富人、特别是世袭富人(富二、富三们)收重税,来实现财富分配的再平衡。这种观点对于奋不顾身迈向富人之路的中国人来说,肯定不会受欢迎,一方面大量diao丝正在准备逆袭,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独特的税收传统,无论是中国的富人还是穷人事实上对税都没有好感。但是,我们同时也注意到,在他的书中其实并没有把这个问题写得这样简单,在他书的第十四章,他这样写道:“税收不是一个技术性问题。它显然是一个政治和哲学问题,也许还是所有政治问题中最重要的”。对了!收税首先要“讲政治”!

11月13日,皮凯蒂还没有离开中国,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就出台了一个最“讲政治”的方案,这座中国最富裕的城市重新划定了普通住宅的标准,其中在内环以内建筑面积在140平方以下,或者成交价在450万元人民币以内的住宅,将被视作“普通住宅”,在此范围内将给予税收、银行贷款利率方面的优惠。这一政策一举击穿了希望用税收来解决中国式不平等的想法。根据全国房地产市场数据中心统计的2014年10月份数据,房价排名第一的北京,与排名一百位的绵阳房价差了有近10倍;排名第二的上海,与排名一百零一位的某市的距离也差不多。仅仅这一点,就足以造成在排名第一、第二,与排名第一百及一百零一的城市之间,对富人的理解上的巨大差别。有可能在一个大范围的统计数据上,在上海内环拥有450万元房产的人,会被列在“富人名单”里,但是在一个更小的上海内环人口的统计名单里,他可能也只是一个生活非常一般的普通人。这种情况如果出现在皮凯蒂教授的家乡法国,可能根本不是一个问题。6600万人口的法国有近150年的社会保障的传统,已经让全体人民在基本生存权相关的问题上站在同一起点上,富与穷的问题在那个社会已经有足够的哲学空间予以抽象。以至,我们在求教当代马克思时,依然会遇到在100年前,我们的先人在请教那个历史马克思时一模一样的麻烦(这个问题到今天仍然没有解决)。这就是,中国会遇到世界性的问题,但中国问题比较难找到世界性的答案。

仅就税而言,税在中国对于普通公民而言依然还是巨大的义务,而非平等的权利。一方面你在缴纳税收的同时,还必须缴费:各种强制性的五险或四险一金等等,因为仅仅纳税还不能让你得到社会的基本保障(或者说根本得不到任何保障);另一方面即便你是一个纳税人,对价的政治权利却非常之少(或者说政治权利与你是否纳税无关)。你能想像得到,你在合法纳税之后,被赋予了什么样的权利了吗?估计比较难。中国税收对国民的普惠,基本体现在了修桥修路、大型基建、补贴国企、养活庞大的公务员队伍和对外援助等等远离公民个体的抽象的国家利益上,但就公民个体而言,中国税制非常缺少温情的一面、即对于这个超强义务的具象反哺。结果就是,中国人非常不喜欢缴税。不喜欢的结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利用这个税收体系的不足来套利,不开发票、个税下限设定工资、发放各种补贴作为收入代偿等等,政府和国民在纳税问题,事实上是一场猫鼠大战。我想以皮凯蒂教授的智慧,应该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吧。在这种税制的基础上,来提高富裕阶层的税收,以解决中国社会的不平等问题可行吗?所以这样来看,11月13号,上海市政府这个对普通房标准政治化的划定,不论它目标为何,还是更靠谱一些,至少我们在够到这个“普通”时,交易成本下降了,这倒是真对解决不平等是有利的。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