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假如郑和重返非洲

假如郑和重返非洲

没有疑问,中国不但是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也是非洲最大的投资国。如果我们假定郑和先生真的去过非洲的话,那么,他真应该感觉到荣耀,因为其宝船宏宣龙威之处,如今已经是一片中国产品的叫卖声;他没有去过的地方,中国今人的足迹也已经遍布。

但是,郑和先生要真可以重返非洲,他真的可以感受到这份荣光吗?从2009年开始,我先后访问过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非洲的十几个国家,感受到中国的非洲战略种种优劣。你在非洲之角,可以轻易找到一碗河南师父做的、正宗的“炝锅面”,但是可能体会不到这块大陆第一大贸易伙伴的那份平等和尊严。

从2000年以来,中国对非洲贸易由三个部分组成,一是延续了多年的政府援助项目;二是由大中型国企主导的项目投资;三是民间贸易。照理来说,这一二三,是个黄金组合,事实上,这也成就了中国成为非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及最大投资国。但是,你要是俯身细察这三者,就会发现问题。

在国内,我们通常只能看到,中国对非洲援助成功的一面。比如那条著名的铁路,比如非盟总部大厦等等,但是在事物的B面,你会看到,那条著名的铁路几乎不能被正常使用,中国的国际主义价值观就没有被坦赞铁路两头的两个非洲兄弟吸收,这条铁路的准点率可谓是全球最低,大约只有10%左右,晚上个十几个小时到达终点是常事。前非盟主席让平,虽然有中国温州血统,来中国的次数也不少,但是,在多个国际活动中,他明显把更多的信任给了他的法国“远亲”。一方面,法语是他的母语,另一方面,他所信任的非洲政府依然有赖于法国军事力量的庇护。更重要的是,一次他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法国在加蓬的生意是支架。言下之意,加蓬政府并没有意愿让中国的贸易成为转变他们价值观的东西,而是在他们对法关系中形成均势的一个办法。与中国的外交官们相比,非洲的外交家似乎有更大的灵活性,他们一方面成功地推动了中国对非洲投资加码,另一方面,又在不断摆脱着对中国外交承诺的“麻烦”。在南北苏丹大战正酣的时候,你在北京可以神奇地看到南北苏丹的大使在同时活动;利比亚在北京使馆易帜之时,CCTV还在连线他们在的黎波里的记者,谈着叛军种种;一个被世界其他地方公认的“独裁者”可能在北京受到欢迎;反之,一个被其他世界认可的人士,则有可能……

就国企投资与民间贸易两者而言,中国商人(无论姓国还姓民)在非洲不少国家被冠以“资源掠夺者”和“环境破坏者”的恶名。广州,这个中国南方城市,现在已经成为了非洲同胞在亚洲的第一聚集地,据不充分统计,有20万非洲同胞居住在这里。但是在非洲,你会发现中国护照并不好用。当你通过海关时,非洲兄弟们对待本应平等免签证的中国人,并不客气。

不久之前,我接触到了一家法国著名的工程顾问公司,他们也主动说到了这个问题。“你们中国在非洲的项目不少,但是很少有深入人心的(deeply touched by the ground)”。说话的,是这家公司的国际部负责人,他们的国际部总部就在南非。什么叫深入人心的?中国在非洲是不是要深入人心,国家与国家之间,肯定不是简单的金钱关系,更不大可能再是“你说我听”式的大哥与小弟之间的关系。重要的是,我们可能要学习和非洲国家分享某种价值观,而问题是,这种价值观也许在中国当下的文化是没有的。这家法国公司在近四十年来,参与南撒哈拉地区十几个国家的规划,他们规划的重点在于,一、解决就业;二、城市可持续发展;三、国家稳定。事实上,一个好的国家建设规划,必须要做到这三点,这三点也是无论独裁政权、还是民主政府都需要的。所以,他们任何一个项目,都可以持续10年、20年甚至30年以上。我亲眼所见,他们在加蓬做的一个社区项目,从安排多少工厂,到交通、收费站的设计,再到可以解决今后五十年内多少人的就业、就医甚至墓地安葬,真是无所不包,一个大的项目套着无数的小项目,甚至细划到了没有在当地发生一起中国式的“拆迁纠纷”。对当地政府而言,这个项目成为他们的经济增长点,对于当地的老百姓而言,生活不仅未受打扰,而且在十多年间持续改善,同时当地人的就业不断增加。最有意思的是,当初参与此处设计的法国工程师,居然也选择在这里定居了。这个项目现在已经由当地的工程们接手了,但是工程依旧是法国公司的。

当然,这家法国公司也承认,他们工程的“效率”可以被中国人瞬间秒杀。他们三十年才做完的事,中国人也许三个月就收工了。但是,三个月之后,当地人可能要为这个中国式的“高效率”付出三十年以上、甚至永远的代价。法国人和我说,中国式的高效率里,很少有融入当地文化,更少有可持续发展。中国公司通常的方式是,一个工程到手,一大批中国工人抵达,几个月、几年之后,两国政府领导人一起剪彩。随后,中国人就消失了。于是,当一个工程出现问题的时候,就可能连一张当地文字的图纸都找不到,连一个当年参加设计的当地工程师都没有,最后,有些中国人做的项目,不得不被完全废弃。

我说,这可能是因为中国没有过殖民地,也没有当过殖民者的缘故,所以没有这种殖民定居、融入异乡的观念。但是,法国人不同意,他说郑和就不是一个殖民者,但是他和他的人教会了不少非洲人造船、织布,甚至使用纸张,现在还有很多非洲人都说自己是郑的后代,他们显然不可能知道郑其实是个太监。

推荐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