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也许你一上来就错了:新媒体还是媒体吗?

也许你一上来就错了:新媒体还是媒体吗?

最近听到某财经报与某财经台的有关采编团队合并的想法,觉得这是应该是很大的一步,但是听到的方案大多老腐,忍不住想说说我的看法。

一、新媒体不是媒体

之所以所有的媒体人搞新媒体“完败”,要害就是他们总把新媒体当媒体来做,其实新媒体虽然有媒体两字,但绝对不再是媒体。只有把这个想法首先树立起来,才有可能去做真的新媒体。只有这样才可以理解好做新媒体最重要的三点:内容不为王,内容不靠记者靠用户,新媒体的核心任务只有一个是:增加用户。

我是经历了财经媒体多年所谓新媒体实践,全媒体(其实是媒体全)娱乐之后,才加深认识到这个问题的。媒体人搞新媒体的思维在互联网化时代,第一步就搞错了,他们的第一步是什么?就是找一堆好记者,再找一个优秀的总编辑,于是就是一个新媒体了。你想想看,这与过去我们办个报、办个刊、搞个电视台有何不一样呢?既然一个样,那怎么会是新媒体呢。你看看这些媒体办的这个客户端、那个手机端,再多的记者又可以写多少稿子呢?事实上你养一千名记者,一人一天三篇,也只有三千篇,这对于对于报纸、电视出身的人来说,已经太多,但对于新媒体而言依然太少。当然,这些记者是有用的,这个要下面说。所以说,开始搞新媒体之前的第一步,就是要破除记者写稿子,总编审稿子(不是不审,这个也接下来说)等等这些非新媒体的想法。

那么,记者不写稿子,我们又不能去向今日头条一样去搬别人的,那么我们的内容从哪里来呢?这里就要新媒体的思维了——

二、UGC才是内容的来源,新闻不是记者写的

目前来看,像电视、报刊这样的媒体,有一个特别好、但是又长期被扔在一边的资源,这就是他们的用户(现在我们还很局限地理解为读者、观众、受众),老媒体们是拥有大量真实存在的“用户”的(已经大量流失),但是他们并没有被当作用户来看。我把他们分为几种:

1)我们的采访对象(专家、学者、部委官员等),他们一方面是我们的消息来源,另一方面真正的价值是他们是我们的用户;

2)报纸订户;

3)电视观众中的一部分;

如果一个传统媒体要做新媒体,成败的关键之一就是要把1、2、3种人由用户全部、或者部分变成我们的的UGC,你可以想像一下,这会是有多少人在创作内容,十万、百万都不止吧。我觉得以目前老媒体们的影响力是可以做到的。我最近做了一个实验,就是不看新闻本身,而只看评论,看看就知道这种UGC的创作的力量有多大了。

这点如何做到呢?给大家发稿费吗?当然不是,老媒体们的作用还有一个,就是要把这些人组织起来——

三、记者要成为UGC里的带头人,编辑要成为UGC内容的编辑者

在新媒体里,不是没有记者、编辑的用武之地,而是天地无限。各种老媒体都做了很多项目,希望记者们变成项目经理,但是可惜方法全不对。记者编辑要是全是变成搞钱的了,不是找死去吗,这个是不行的。我认为,记者是要变成项目经理,但是与钱无关,与人有关,与他们的新闻专业有关。在UGC创作的时代,新媒体(现有的)还没有能力把他们的用户一下子变成UGC,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创作队伍,如果你去问今日头条的张一鸣有多有采编人员,他一定会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怪。这是他们的长处,但也是短板。可以以任何一家老媒体为例,完全可以让记者把过去的采访工作,变成找作者的工作。记者不是程序员,他们的长处在于发现谁可以说、谁可以写、谁有名、谁可以出镜。这才是记者的比较优势,记者是带领着大家写稿子的人,是稿件(也可以是视频)的项目经理,而创作本身是由用户来完成的。这件事,粘度越高的老媒体就越有优势。这样一个记者一个月就算可以带来十名UGCers(这个词我造的,可以叫用户内容创作者吧),一年就是120个UGCers,还有就是UGCer也可以自己去找来新的UGCer,这样才有可能形成,我们又创作,我们又使用的互联网氛围,这才是——用户为王的时代呢。这样新媒体的记者的工作性质就清楚了,你是一个发掘圈子、带领圈子的“带头大哥”。还有一点,我们的UGCer还不一定全是个人,单位比如一行三会,他们的新闻处及全部的业务处室,都是UGCers。还有一点就是,新媒体是一个有机体,当这个有机体真正以这种方式生长、长大的时候,她就有了自我发展的生命能力,这个UGCers的群会越来越大。

那么,编辑在其中的作用是什么呢?编辑这个岗位,在UGCer创作的海量内容时代一定会被 机器取代,但是现在由专业新闻业者操刀的编辑还是有一个无法取代的作用,他们可以识别 、创造话题,一个话题,就可以带来无数的用户。在这个时候,编辑就可以把无数的UGCers创作的产品聚合起来,这样我们又把编辑变成了内容的产品经理。于是——

记者——UGCers的召集人,人的项目经理;

编辑——内容的聚合者,内容的项目经理;

在这里,我还想谈一下视频社交的特殊用途,我一直非常重视视频社交在旧媒体的应用问题,但是无法实现。这里我还想再提一下,在2010年时,我就曾提出过一个观点,叫“从2014年来看今天”,我当时是看了一个研究,说2014是视频年。但是,当时我不清楚这个视频年会以何种方式出现,今天我明白了,这个视频年是社交互动视频年。透过与六间房、YY等的深入交流,我明白了一点,我上文所说的UGCer的来源不但可以完全复制到六间房去,而且他们已经实现了收入增长。我们可以想像一下,给UGCer的可以是一个写稿子的空间,但完全出可以是一个视频的空间啊。在六间房里,所有的空间全部都是由主播自己来打理的,他们一天直播三四个小时,如何留住人、如何与大家互动,全部由主播与其团队来完成,而六间房只负责与他们分钱(当然他们还审查掉过火的内容)。对于一个传统的电视台而言,每一个节目无论是新闻还是专题,都是可以是一个视频窗(一个互动的视频窗),每一个记者、每一个记者找来的UGCer、和自己上门的UGCer也都是一个这样的视频窗,这正是我们电视媒体的尚存一息的力量所在,它是有可能让电视观众一步步合并到这个世界里来的。

因为我们还是另外一种力量——

四、传统电视、报刊的新用途

传统的电视、报纸目前还是有种强大的力量(不过已经是日失百里了)的,这种力量就是公信力。如果老媒体要做新媒体,肯定要借力老媒体的,怎么借,借何种力,是有学问的。我认为,就是要把创作过程整个倒过来,把UGCers创作的内容拿到电视、报纸上来,这就是真正的把报纸与电视变成了UGC的窗口了!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新媒体,当然新媒体不是媒体,功能也不会仅止于此的,但是就眼下而言,这应该是媒体可能实现成功转型的正途。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