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看个人脱口秀的色情水龙头

看个人脱口秀的色情水龙头

一个最有意思的现象是,自高晓松、罗胖之后,更多的人开始了中国式“脱口秀”创业,比如之前的吴晓波,现在更有冯仑,说不定日后还会有任志强、潘石屹呢,谁知道。

这种中式的脱口秀,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或者直接一点吧,它到底取代了(或者无法取代)我们传统传播领域中的什么呢?这种有点类似于作家、作者、知识分子“练摊”式的东西,被发明(出现)的动机(原动力)是啥呢?

2009年罗振羽还在第一财经电视工作,曾参与过当时一档新锐的财经评论节目《首席评论》的创意。他曾经提出过一个有趣的想法,大体意思是这个评论就是我来评论,不要什么嘉宾。当时一财还曾为之进行了演播室的改造,并录制样片。但是由于双方认识的局限和节目太多的不确定性,最后这一想法没有在屏幕上得以实现。就在这之后大约一年,吴晓波在一财开播了自己的脱口秀处女作《上海滩的12张面孔》,这其中内容其实是来源于他的一本书。当时的电视台有一种想法,他们一方面把这种节目归类为“讲故事”(且总是认为与央视的《百家讲坛》归为一类),一方面也一致认为这只是一个季播的、阶段性的节目,难以长期维持。以罗的观点为例,一直是你一个人说,你评论,会不会评来评去一个样子呢,最后节目由于缺少新鲜感,做不下去了呢。以吴为例,写一本书多久啊,写一本说一本吧,天天说一定是不行的。

如果你对中国视频的发展,立足正统,这两件事,是有一点视频创新的原点意义。他们代表了中国一代正统媒体人(来自于传统训练的),在四、五年前开始的一种思考。

然而,如果你可以跳离被各种“立足”正统的媒体、媒体人,再去看视频。就会发现这种中国式的脱口秀的起点远不是高晓松、罗振宇,而在另外一些远离主流,却离生活,甚至是离某种“较低级”生活方式更近的地方。这就是视频聊天室。早在五年之前,甚至更早一些,视频聊天室已经野蛮生长出了一种,聊天、互动,虚拟货币形成收入的商业模式。六间房的秀场、yy,可以这么说,聚集在聊天室里的成千上万的人,之所以可以留之不去的动机,与收看《晓说》、《罗辑思维》动机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大家处于马斯洛需求的不同位置而已,而且与后者不同的是,前者还可以带来更多的互动甚至爆粗口的乐趣。好了,如果我们能把这些中国式脱口秀拉低到视频聊天室的位置来观察它的起源,事情就变得清楚了。

视频在互联网上一出现,就有人想到了要把聊天与其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的时间、空间特性结合起来。首先践行者你想都想得到,就是色情业。早在2004年,我就拍摄过上海警方捣毁色情聊天室的新闻,虽然今天的视频聊天室已经纷纷洗白,但是万法归一,本质并没有改变。而且更加便捷了。10年前,如果你登陆一家色情聊天室,要看到色情表演的话,必须先前往银行进行转帐,而且会有很大的上当的风险(很多案发就是因为用户付了钱,却没有看到表演,于是报案)。但是就算是这样,一家色情聊天室一个月收入四五十万元的,还是大有人在。一直到今天,还有很多视频网站的创业者的经验,来源于那个时代。用一句现在MBA课堂流行的话来分析那个时代的创业者,就是他们找到了并且找准了“垂直用户”,“垂直用户”这种奇妙的东西的奇妙之处在于,就算用户体验不是太好,我依然可以买单,至少目前情况还是这样的。一张美丽女子的照片,所激发的用户的性幻想,可以让他在对结果很不确定的情况下,先把钱付了;假如,这还不仅仅是张照片,更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起码还可以动),那就有更多、更足够的理由,让用户天天光顾这个空间。

透过当下的视频脱口秀节目,你可以发现同样的情况。它的用户来源恰恰颠覆了时下“寻找垂直用户”的理论,而是形成用户。现在,我们还不能说,它的这些用户就已经是如当年色情聊天室里那样的“垂直”了,这还有待时日。但,观众(用户)聚合起来的方法是一样的,观众并没有被他们找到,而是在主动走向他们;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未来他们离开的方式也会是一样的,这是就是等到:我觉得你没有意思了。

回到本文的开头,这种中国式的脱口秀取代了传统传播业中的什么呢?或者说这真的是一次百分之百的创新?后者显然不是,因为你会在他们的身上看到很多眼熟的地方;前者呢,又不完全。假如你要扯到一个类似的东西,很多人会自然想到电视,但是其实难说。因为,今天电视的丰富、特别是天量级成本的制作,带给人们乐趣相当复杂,复杂到难以用一种需求理论来解释了。你是非常难以想像一个个脱口秀取代了整个电视业的,至少是不能笼而统之的这么说。

还是回到色情聊天室来看这个问题吧。色情聊天室取代了谁?由于正统观念对于主流理论研究的控制,很少有人来直面这个问题,即使是在色情网站的流量已经占到了全球流量的70%的情况下。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也说明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事实上,色情聊天室不是改变了单个的什么,而形成了一个全新的色情业生态。从我说你听、我演你看,到我们互动、交易,你说说看,当我们可以面对面的聊天时,有什么事不可以“当面”解决的呢。聊天室已经就是色情业的江湖。面对这种解释,你可能要说,今天的脱口秀可不是聊天室。是的。它不是聊天室,也许它也不会变成聊天室,因为人们可能也不希望它变成聊天室。但是,它却在形成另外一个江湖。从目前来看,它的里面起码有了这些元素,读书(包括读后感)、见闻、新闻、评论、情绪、娱乐、故事、知识(你了解的和不了解的)…… 当这些东西我们都可以从脱口秀里找到的时候,那么,原先那一些分散的、孤立的载体身上会发生什么呢,比如说提供书的作家和出版社,从表面上看,电子书为出版找到出路,但是你可能想不到,出版社的掘墓人有可能就是作家本人,就是一个脱口秀节目。再比如说提供新闻的媒体,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罗胖在自己的脱口秀里透过视频窗与他全国的粉丝连线开辟新的新闻脱口秀呢。再说传播知识的学校,其实一堂课,只不过是一次脱口秀……

一个脱口秀就是一个个人的江湖,十个二十个呢,假如有人开出一个“脱口秀城”的网站来呢?有一千个、甚至上万个像吴晓波、高晓松、罗振羽这样的人,在里面开讲,就好比今天的六间房,那就真的会是一个天下了。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