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中国人的仇恨从何而来

中国人的仇恨从何而来

香港是我最熟悉的一个城市,在本世纪的头十年,我几乎在那里度过了四年时光。近乎于香港本地记者式的、跑社会新闻的经历,让我几乎可以分辨出港产电影中每一处取景的位置。就这点而言,我对她的熟悉远远超过了对我所服务机构总部的所在地。

若干年来,即使是回到内地,我依然保持着与许多香港朋友的联系,他们五花八门,有高级如领袖级的人物,有被当局“讨厌”到了麻烦的立法会里的troublemaker,也有文艺如肉蒲团制作人式的兄弟,更有无数金融行业里的银行家、总裁及喽啰。对于我的一些个同事而言,香港是一个快乐的销金窝,对于我而言,香港可真是一个拼博的所在。所以,自从2009年工作调整回内地之后,我一般不会故地重游,生怕辛苦的记忆卷土重来。但是不久前,我回到了辛苦过的故地。

这时香港才经历过七一,才经历过码头工人罢工,才经历过从文化到选举,从教育到福利,从买房到偷带奶粉……一系列的抗议。天气也不好,有风球临近。我一天半的行程,除了开会之外,主要是吃饭,和朋友们,有我请他们,也有他们请我。我愚蠢的广东话,和他们笨笨的普通话,不时让我梦回“吹角连营”。但是,更让我醒在了当下!

他们一天比一天,不喜欢内地同胞了,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老兄,现在和你在这里的时候真是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了?就是你们内地人(或者说大陆人,事实上他们更加习惯叫我们大陆),越来越讨厌了。当他们谈到对内地同胞种种恶习的厌恶时,真是有点群情激愤。什么“真是无论在哪里都能蹲下来”、“现在来的全是没有素质的人,全是乡里县里的”……每当说到这一切的时候,香港的朋友们,都有一种化身香港“守护神”道德崇高感,不仅全然客观公正,而且所有的看法全部来自正义。不但他们,就连那些在香港呆满七年了,或者马上就要满七年,再或者办理了投资移民香港的内地朋友,也全都几乎持同样看法。这些话不知为何,在我听来既陌生,又熟悉。

才回到北京,就看到一个同事在微信的朋友里悲愤的呼喊“身份证110开头的人转起来”,这条受到身份证110打头的人,高度追捧的微信,把北京的一切问题,从污染到就业、从杀人到贩毒、从卖淫到嫖娼全部归就于110开头以外的人;再到上海,上海本地的家长正在和外地的家长们,从暗战发展为了公开叫骂——外地人是上海一切混乱之源;再到安徽芜湖,发现这里的人对河北岸人(皖北人)毁掉自己天使般家乡的仇恨,与上海人骂外地人、北京人骂不是110开头的人与香港人(及正在和准备成为香港人的人)对内地同胞的敌视,完全一样,是合肥来的司机搞乱了我们这里,是北面的人来犯罪来小偷小摸。为什么香港人、北京人、上海人及芜湖人,这四个不相干的地方的人,会产生同一种类型的仇恨呢?难道说,香港人=北京人=上海人=芜湖人?

YES OR NO. 这几年来,中国人的仇恨,从南到北,从西往东,从国内到国外,再从国外回到国内,四处被点燃。一条河流划分的两岸;一座小丘分隔的东西;一条马路切开的小区……仇恨在我们的身边漫延扩大。有人说,这种仇恨缘于经济的不平等,或者直接说因为贫富;也有人说,是因为教育,人的素质水平不同;再有人说,中国地方太多,文化差异容易产生分歧。是吗?好像不是!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在不同的地方,应该产生不同的,有差别的恨。而香港人、北京人、上海人、芜湖人对于各自的仇恨对象的恨,有差别吗?你可以说他们文化有别、经济地位有别、地区有别……但,他们将问题和恨归因于内地人、非110开头的人、外地人、河北边人的是无差别的。那么,这种无差别的仇恨到底从何而来呢?

在从香港隔壁深圳飞到北京的航班上(或者其他任何一趟国内的航班上),有一张非常有读者缘的报纸,叫《环球*报》。不能不说这是份思维、逻辑非常统一的报纸,从中读者可以清醒的洞察,中国人正在身陷一场、或者多场由美国人及其走狗设计的阴谋,中国的强国计划,在美国人的种种圈套、陷阱中不得不“野蛮生长”。在这份报纸上,读者屡屡读到,中国目前有无数问题,但是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那个时时刻刻想害中国的敌人。由于这种报道,通常情绪满满,事实看看也不少,再加上又有大批有名有地位的人不断地加持背书,相当好看、更加好懂。而且,阅读这种报纸,或者中国无数类似的报道,确实能让人们从各种或浅或深的思索中一下子解放出来,甚至一下子就找到了答案。啊……各种经济问题,原来是**国抢走了我们的黄金啊;各种社会问题,原来是**情报人员在捣乱啊……于是,读者和香港人、北京人、上海人、芜湖人一样,像仇恨内地人、非110开头的人、外地人、河北边人一样,开始仇恨,恨一样,理由也一样。这种思维统一、逻辑清晰的阅读,让人们开始进入圈子,这个圈子就好比那些个非香港永久身份证勿入、非北京人勿入、非上海人勿入、非芜湖人勿入的圈子一样,简单的仇恨焕发出简单的认同,我们常说爱可以把人团结起来,其实恨更加容易!因为恨来源于恐惧,人们只有在躲避恐惧时,才会最更加紧密地站在一起。

《环球*报》的读者们、香港人、北京身份证110开头的人、上海人、芜湖人,他们在躲避的是外国人、内地人、身份证不是110开头的人、外地人、河北面的人吗?不是,他们在躲避的是一种恐惧,因为有人为了避免让他们思考,就给他们一颗恐惧的种子。

现在它发芽了。

推荐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