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别了,联合国

别了,联合国

大马士革 8月19日

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由於是穆斯林的齋月,幾乎大部分酒店都不供應自助早餐了。但是大馬玫瑰酒店是個例外,這家由東方文華土耳其分公司管理的五星級酒店,因為聯合國敘利亞監督團(UNSMIS)駐扎在這裡,成為齋月里大馬士革唯一可以大吃大喝的地方

作為全球最大、最重要的政治機構,聯合國的排場從來不小。從索馬里到吉布提,從突尼斯到埃及,甚至在利比亞,都見識過聯合國管理難民營的恢宏陣勢:成群的、白色的、頂級配置的豐田越野吉普,一排排的發電車……即便身處撒哈拉大沙漠,衹要走進聯合國工作人員待的帳篷,無論是餐廳、辦公室還是會議室,都是清涼無比,舒适宜人。“UN”(聯合國英文縮寫)開頭的各種組織,一般不虧待自己人。

用各個成員國繳納的會費以及各種組織和個人的捐款供養的聯合國敘利亞監督團8月20日全走了,當然一定吃完了最後一頓早餐。觀察團團長蓋伊(Babacar Gaye)將軍留下了一句狠話:妳們各方都要為此負責。還留下了一個即將陷入全面戰爭的國家。

調停無果而終

從去年至今,由各個國家職業軍人組成、擁有300多人龐大陣容的聯合國敘利亞監督團在大馬士革一共持續開展了120天的調停工作。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不得不說,他們的調停沒有起到任何作用。而窗外的連連炮聲似乎也在提醒著我們:別了,聯合國﹔來吧,戰爭!

監督團的撤退,大約發生在聯合國-阿盟敘利亞危機特使安南辭職兩周後。對這個結局,無論是敘利亞政府,還是反對派,都積極地開始用一個方法做出回應──開槍為妳送行。

在北面,政府軍不斷用噴氣式戰鬥機對阿勒頗實施打擊﹔在西面,反對派想盡辦法要把戰火燒過黎巴嫩和敘利亞的邊境﹔在東面,庫爾德人和鄰國的伊拉克同族開始起事,“拔”了政府的檢查點﹔在大馬士革,戰火仿佛一夜之間就會燒來。

回顧此次調停活動,最高潮是安南六點和平建議被敘利亞政府接受。7月27日,當時在北京訪問的安南表示,敘利亞政府對其六點建議的反應是積極的。隨後,敘利亞駐華大使穆斯塔法在接受一財電視《首席評論》欄目的專訪時公開表示,政府已經接受了六點建議。照理說,事情從那個時候起,應該向著一個好的方向發展了。

但是,僅僅一周之後,安南宣布辭職,並且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發表署名文章表示,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前提是總統巴沙爾離開。而到了這個時候,依然沒有聽到反對派各方對這一和平建議的絲毫聲音。人們大呼奇怪:正常情況下,占有軍事、經濟實力絕對優勢的政府既然答應談判,說明和平的大門已經打開,局勢怎么會反而急轉直下呢?

誰不歡迎聯合國?

18日上午,我們在敘利亞軍方的安排下,前往位於大馬士革郊區的敘利亞陸軍醫院采訪。這裡的醫生表示,政府軍士兵傷亡的人數正在大幅上升。越來越多的士兵屍體,由於來不及安排告別儀式和進行處理,衹得堆放在太平間外。當記者路過這些遺體時,不由心生恐懼。據了解,在阿勒頗、霍姆斯等戰鬥更加激烈的地方,情況還要糟得多。

在一些未經事先安排的采訪中,我們從前線下來的政府軍傷兵那裡了解到一些情況──他們中的很多人始終不清楚在同誰作戰,“敵人”總是突然出現在他們據守的目標那兒,發起非常猛烈的攻擊。

8月15日發生的一起最詭異事件是,反對派“自由敘利亞軍”襲擊了被政府安全部隊重兵保護的大馬玫瑰酒店對面不到十米的一個地方,幾乎每一個住在這家酒店的聯合國觀察員都感受到了爆炸的震動。之後,“自由敘利亞軍”一方面對襲擊承擔責任,另一方面,又非常意外、似乎也沒有必要地發出聲明稱,襲擊“並非針對聯合國”。這種奇怪的做法,不由得讓人猜測,到底是誰不想讓聯合國繼續在敘利亞干下去。

沖突雙方均犯下戰爭罪行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120天來,聯合國敘利亞監督團的工作重點,一直都在敘利亞政府身上,到底有多少人或者有沒有監督團成員前往反對派所在地進行過談判,卻不得而知。

安南的工作重點,也是在說服中國和俄羅斯來做敘利亞政府的工作,讓其接受“安六點”。同樣,聯合國的各項報告,沒有一點是針對反對派的工作報告,或者是連假如巴沙爾政權接受了“安六點”之後,反對派會做何反應的預判也沒有。

16日上午,記者在大馬玫瑰酒店大堂反復追問聯合國觀察團的女新聞發言人珍妮:“妳們會何時結束任務,到底有沒有人和反對派接触過?”這位女士一反聯合國工作人員超級配合媒體的常態,在拒絕回答一切問題之後,跑到酒店一隅與兩名男士抽煙去了。而監督團的其他成員,也對這個問題三緘其口。

現在謎底揭曉。其實,在這時,他們已經決定要走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聯合國終於發出一份針對敘政府及反對派最最重要的聲明:“雙方都犯下了戰爭罪行!”

我們不能揣測,這300多人的監督團當中,到底有多少人在這120天里與反對派進行過談判,或者傳達過聯合國的調停意見。衹知道,和平解決敘利亞問題的最佳時間窗口已經關閉。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