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媒体、传播、个性和天生的观众

媒体、传播、个性和天生的观众

最近一个才上推特时间不久的英国同事让我震惊了,他仅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将他的followers从零上升到了千位数,而相比之下,任何一个推特账号的运营,在不借助“购买”的前提下,完全依靠内容,特别是你妄图使用一种外语吸引其他市场的粉丝,别说千位数,就是百位数都是极度不容易的。

 这事让我开始重新思考内容运营这件事,这可能是一个超越我们现有认识水平的一个新问题。过往,人类的传播由于技术的价格和成本问题,一直受制于菁英、受限于金钱。比如,几百年前威尼斯富人雇人在罗马打探消息,写成文书,供他们了解帝国的政经行情;比如,人们在受过写作等等传播学的训练之后,再加入《纽约时报》这样的媒体,成为权力中央决策的一部分。媒体是权力的一部分,并由有权贵主导内容;传播高度垄断,渠道极度稀缺。

 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所有的文化都在压制人们的表达:仅仅在十年之前,一个普通人要向外表达自己的传播欲都还是相当困难的。在任何文化中都有“祸从口出”“出头的椽子先烂”等表述,这些反应出了一种菁英治理下的传播氛围,就是:你们不会说话,也不能说话;你们说出来的话只是对你们自己的羞辱。

 过年十年发生的最新技术创新,恰恰瞄准的就是这种持续上百年传播的铁幕,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将其击穿。传播由特权,变成一种民权。当然你可以说科技巨头的垄断等等,但是事实在上还是形成一种文化上的巨大传变。

这就是:传播是一种性格!

 一个事实是,过往一批由新闻学院训练出来的“总编辑”们,统统在社交媒体面前抓了瞎儿。在美国,不管是推特上的大V,或者是播客上、油桶上的牛人,几乎没有什么是大报大电视台的前主编,或者来自知名的新闻传播学院。当代技术解构了他们的处于垄断地位的传播手段之后,暴露出来的是他们性格。他们中许多人在建立的推特账号之后,几乎就没有发过一条推文。事实上只是职业与驯服将他们推上了媒体高管的位置,他们并非天生的传播者,反之,他们只是天生的观众。

 成功的youtuber进一步告诉我们,今天的传播属于人性格天生的一部分,后天的训练只能为其加分,而不能取代它。在看了许多成功拥有十万、甚至上百万粉丝的youtuber之后,谁都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传播能力属于天生的传播者,与他们相反的一面是:多数人只是天生的观众。如果不信,就请你做一个简单的实验:用手机随时对准自己,随便说上一段话,再播放给自己看看,你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表现是多么的糟糕。

 2010年开始当一个年轻的创业者在他的微博上写下上百篇微博之后,估计还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就是一个天生的超级传播者,以及他会用一个什么样的产品去影响中国乃至世界的传播。这个人就是张一鸣。

 张一鸣等发现的并非什么先进的技术、伟大的算法。而在于以他为代表的一群人发现了一个人类很少注意到的一个现象:传播是一种性格。而他自己就是一个具备这种性格的人。今天拥有这种性格的人正在拥有世界。

 抖音在击毁了所有的传播壁垒之后,告诉我们的是在传播的过程中只剩下一件事了,这就是你有传播的性格吗?能否传播,已经成为了成功学的一部分。而不具备这种性格的人,要么就只能当一辈子的观众,要么就只能像学习其他技能一样后天习得。

 性格就是天生的观众的人,或者被文化压迫成天生观众的人,有可能正在被隔离在成功之外。因为菁英家庭们正在透过训练让他们自己及后代,在失去了传统渠道优势之后,继续通过成为一个超级传播者站在时代金字塔的顶端。你千万不要以为,18岁的谷爱凌微博微信只是随便玩玩的,那只一个超级传播者的修练之路;你要认为社交媒体只是一种休闲,那你就只是一个观众而已,勤备的超级传播现象制造者们如马斯克,几乎从不让自己的账号休息;王思聪是在通过微博泡妞吗,你应该有了自己的答案了吧……

 传播是一种性格,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能力。你一条社交媒体不发可能确实说明了你为人非常低调,但也可能说明了你没有传播的能力。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