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疫情期间我病了一场

疫情期间我病了一场

我这两天病了一场,至今没有痊愈。由于是疫情再度红表,由于医院再度变得紧张。于是不得不体会了一把极限情况下的看病。

 我的扁桃体极易出问题,从小开始,至到今天亦无好转。只有略遇风寒或者工作学习劳累就必扁桃体发炎,接下来就是高烧不退。曾有很多医生建议将其摘除,但却遭到同为医生的我母亲的反对,扁桃体是上呼吸道的第一防线,它没有了问题就往下、甚至往肺里去了。于是我就开始在这道“马奇顿”防线上一直打着持久战。

 疫情来了,我也预见到了这期间看病不易,而我的扁桃体不出问题是不可能的。以防万一,在疫情开始之初为了增加免疫力,我就开始主动规律性施打“日达先”(胸腺肽的一种)。效果不错,从2019年底到2021年12月期间,虽然经历了高血压及冠心病等打了“?”的新问题,但扁桃体没有再出问题。

 但在2022年新年期间,一次小感冒让我的“马奇顿”破防。嗓子明显不舒服起来。有了几十年“抗疫”经验的我,自然意识到它有出问题了。早期就立即去了药店,但是马上被粗暴告知抗生素不能买,感冒药只有中成药,连我常用止痛药“西乐葆”也不在医保范围内。结果是拎回了瓶糖浆和几合中成药,再加全国好药板兰根。

 这些东西,对于我这样一个扁桃体发炎肿大至脓点肉眼可见的病人来说,自然是一点儿用也没有。怎么办?只能去医院。

 我提前收工回家。家在上海市市中心的好处是,医院众多。我开车去转一下,因为心中打鼓我这情况保不齐就在发烧,有人收吗?会不会被当做新冠,直接怎么处理了……

 几家大医院转完,我很快放弃进去的想法。各家医院门口都如临大敌、戒备如我自军校毕业后待过的几个警备司令部,无数病人惶惶于门口打转,无数B字头的豪车阻于医院门口听任司机于保安争执。走吧……

 回家之后,头痛、嗓子痛,四肢极其无力,已经让我快不行了。私藏的一点抗生素已经用尽,中成药吃下去真是屁用没有。我知道,我需要的挂水、打针、抗生素。

 就在这时,下班才到家的周太太提醒我,你试试我的商业医保啊。太太是一家全球大药厂的高级管理者,不久前照片才登上纳斯达克大屏幕,让我很是骄傲了一番。他们公司为所有高级管理层购买的每个人每年高达几十万的全球可用的商业医保,家庭成员也可以享用。

 对哦,Good idea! 我立即播打了400电话,确认信息后,急诊医院在5分钟之内搞定了,而且距离我家只有3公里。

15分钟之后,我已经见到医生,医生说的话与我的医生妈妈全部一样,“咱们先缓解你的症状,让你舒服一些”。同时,核酸检查及血样已经送了出去。本人已经在开始挂水了。这一刹那,我生不如死的感觉才终于不在了,好比回到童年时代去我妈妈工作的南京军区总医院看病的情景,那时看个病简直是就是享受。

 是夜,上海降温,我一人独自躺在一间温暖的病房之中,请护士关掉了所有的灯,静等注射液的结束。头脑一点一点的清醒起来,食欲也慢慢的恢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