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重回大航海时代

重回大航海时代

大航海时代的艰险,已经为人们遗忘多年。以至其遗留下的许多词汇,如果不是因为疫情的到来,我们都无处溯源。“隔离”这个词就是源自那里。

 

遥远到足以让我们遗忘的历史重新发生在我们的身边。跨越大洋的航程,正变得像1617世纪那样充满风险;隔离正成为一种新的日常。一次远行可能就意味着一次难以预期的归途。

 

很有意思,21世纪的人类正在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回归到大航海时代,远航正在被定义回其被发明时的意义。如果我们将今天的世界定义为一个大航海的2.0版本,那么我们将会面对一个怎么样的全新叙事呢。

 

这一次,新大陆的发现会成为一个新的焦虑的吗?显然是有可能的。全球各国正在从全球化的赛道上慢下来,各自为阵的局面并没有因为有视频会议而好转。大型互联网寡头将联系本身变成为一种新的孤立主义,掣肘沟通、痛击联盟。人类在无穷的联结中,正在被无限孤立。你以为你见到了世界,而事实上,你不过见到了井口上方的那一片天。

 

对社交媒体的依赖,正在让我们回到中世纪无知的漫漫长夜之中,只不过这回我们都会以自己朋友圈、抖音的无所不知和无穷娱乐来代替那本藏于教堂之中的圣经。很多人已经认为,看看短视频、再看看朋友圈就已经了解了世界。

 

四百年之前,即在全球化的发轫之机,阻隔是海洋。而今天这个海洋依然存在,不过它存在于一个其他的地方,具体位置吗,你我一定都知道。大航海时代挑战的是人类对已知世界的满足,挑战的是印刷圣经普及之前,教会对于它的垄断。今天的疫情将我们逼迫回的一个新大航海时代,是否我们还在面对同样的问题呢?

 

这个答案也许许多年之后,要由那些个历史学家们做出。相信他们会给出一个与今天完全不同的答案。深陷疫情的人类,却同时身陷狂欢。彼时,历史学家可能会给出这样的评价。“200年前,一场突然爆发的疫情打乱了全球化的节奏……”可能是某位作者的开篇。“人类将此次疫情造成的隔离比喻为一次新的大航海……,打破互联网巨头造成的新的黑暗时代成为……”“那时,全球有几亿人被奴役于互联网公司之下,而其他的人则也成为供养这些互联网公司的供主”“互联网垄断所造就的新的达尔文主义,将商业文明打回到第一次大航海发生之前的那个中世纪,人类文明也面临崩溃”……

 

在这样的背景下,2021年,一次新的大航海即将启航,与发现新大陆的前辈们一样,新的船长们也肩负使命,他们准备着……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