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如何避免落入庸俗的陷阱

如何避免落入庸俗的陷阱

有时不可避免,人的成长就是一个一步步落入庸俗的陷阱的过程。我们越是长大,越是贪恋美食、美色、金钱、权力; 我们越是长大,越是视好奇、幻想、求知、讲真话为无知和愚蠢;我们越是长大,越是和童年的自己相差甚远,并自称为成熟而自以为豪。我们一方面教育自己子女要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方面却“勉励”自己,凡事是不挣钱的事就是可耻的。很多事,明明已经黑白颠倒,我们却做得乐此不疲,为什么?因为那就是这个时代的成功。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高歌猛进,随着社交媒体对传统传播手段连根拔起,我们坠入这个陷阱的速度也在加快。我们的周遭充斥着这样的话语,“你别管这事对不对,把钱挣到就对了”“不赚钱就是在耍流氓”…… 说这样话的人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听这样话的人觉得充满哲理。

 

上周,一位业界成功人士为我们辅导,如何才能让我们这些变得越来越失败的媒体赚到钱。他指出,最好的来自传统媒体的新媒体应用,一个页面的广告只有三个; 而今日头条,一个页面有1500个。言下之意,你们是多么的落后啊。我大胆的问他,如果你有10岁左右,正处于青春年少的儿女,愿不愿意让他们拿今日头条当作他们了解这个世界资讯的主要窗口。他说可以!但我相信,以今天今日头条的面目,他一定不会这么做。“你关心的,就是头条”,意味着,越是接近我们生理需求的内容,越可能是我们的头条。这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因为色情内容就是攫取了全球超过80%的流量。克林顿是一位伟大的美国总统,另一方面也绯闻缠身。我们有理由相信,克林顿80%的时间是在阅读色情的内容,但是我们更有理由相信,是那20%的“有价值的学习”让他摆脱了庸俗,成为当代美国最好的总统。

 

人生非常有趣,大约只有不到10%的时间,可以让我们心无旁物地思索一下自己的价值,而那时,你要不还没有长大,要么就快要死去。其余90%的时间,我们要不是在思考吃喝拉、要不就是在思考商业模式,考虑自己是要成为马云还是王健林。用钱定义的成功,让这个时代的成功定义是多么地缺乏创意啊。

 

我有许多优秀的记者朋友,成为了企业的公关,从此我再也见不到他们激情的文字,微信里天天总是一家公司的赞歌; 还有的人,做了自己的所谓自媒体,连续365天反反复复吹嘘着同一个话题,以及他/她又拿到了第几轮融资…… 我不得不关掉他们的朋友圈以换得耳边清静,我真感谢这个功能。

 

还有很多商学院做出了很多有意思的统计,比如有钱人活得更长,有钱人有更多的性生活及性伴侣…… 他们甚至教授学生们在接受上司的辱骂时,如何用一种方法,将自己置于第三者的立场来聆听,并将此命名为“情绪管理”,只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绪方有过人的未来。看来庸俗及比庸俗更加庸俗,是一门学问。

 

当所有的这一切,不但成了这个时代成功的定义,而且还正在逐步成为常识的时候,讨论如何避免落入庸俗的陷阱真是太愚蠢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对90%的目前不成功的媒体公司而言,即使你将最不堪入目的内容搬上你的版面,你也不可能成为今日头条;对于90%的人来说,即使你贱卖了自己的所有,也无法成为马云或者王健林。你可以认同“不赚钱的商业模式就是耍流氓”为真理,但是有大比例的可能性,你一生也碰不到一个赚钱的商业模式,难道你真的准备将你的一生定义为“耍了一辈子的流氓”吗?

 

台大医院前院长林芳郁一次对我说,自己见过许多名人、要人死时的情景,有的人又抓又闹,痛苦万分; 有的人从容不迫,悄然仙逝。那一刹那,林院长说自己了解了什么是幸福。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没有真正的“财务自由”,那只不过是你一个人生的幻境。一秒钟的比较之后,你就会用自己的定义把自己定义为一堆垃圾。也许这就是我们要避免庸俗的原因。

 

你可以把马云定义为成功,但那不一定是你的成功。你的成功是应该看到,当一个人的财富越来越多时,他应该对这个社会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他做到了吗; 作为媒体,我们当然要承认今日头条的成功,但是我们的成功不是去复制它、去羡慕它,我们的成功,是监督它能不能比我们更好地承担传递和延续人类文明责任,让我们的子孙比我们更加优秀,而不是更加庸俗。

 

哪怕我们还只剩下一支笔、一个人……

 

推荐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