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媒体们即将开始的2017年转型

媒体们即将开始的2017年转型

2016年临近年底,有必要盘点一下对媒体转型上的一些新认识和老看法。其实在这里说媒体已经概念越来越模糊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本已经是一个人人是、物物是媒体的时代了。媒体(传统意义上的)只是今日媒体分支当中很小的一类了。而我们身处于这很小的一类当中。

 

要谈的小就是这很小的一类的转型。对此,我的看法基本有三点,两点要加强,一点要减弱。先谈一下两点要加强的。首先媒体要加强对人工智能写作的研究,特别是要加强对于带有神经元学习功能的人工智能写作、人工能能报道的研究工作。眼下,媒体从业者们,对于机器写作,基本还在处于不信任、乃至于非常排斥的状态。大多数不相信机器写作可以代替记者、编辑的功能。这种想法是非常短视的。我所在YICAI GLOBAL项目,从2016年六月开始使用机器原创每一个交易日的开盘、收盘及板块异动的英文新闻,数量、差错率、及时性,几乎没有一个指标是人可以比拟的。当然,这只是机器干预写作的一个初级阶段,这个阶段必然会被一个即将到来的、更加强大的神经写作系统来取代。所以我认为,机器采编取代人是必然的,时间也不是问题。

 

我也想解释一下当前人在智能写作中的作用。技术人员的研究作用这里就不用提了。这里主要说现有的记者、编辑等等这些人在人工写作中到底还可以发挥一些什么样的作用呢?这个作用只有一个,就是把我们的写作经验向机器进行分享。以YICAI GLOBAL的实验,初级的机器写作,实际上是一个人工完成一大类别的稿件框架,然后由机器挖掘数据向里面做填空题的过程,填得准了,就写成了。这一做法,无论在中文领域、还是在其他语言中都是一样的。美国较领先的机器写作公司Automated Insights用的也是一样的技术。从目前的实践来看,这种做法的难度不大,由数据工程师与写作模版设计师(就是现有的采编人员),再加上一些有规律的数据源,比如说股市信息、GDP数据等等就可以完成。而且,这种机器写作在结果在报道市场新闻方面优势非常明显,可以说又快又准。

 

但是不足的地方也不少。比如说这种机器写作是没有分析功能的,这些内容代表了什么、有什么意义等等,这些内容就没有办法用填空的办法来解决了。所以说,接下来人工智能写作的下一步,就是要让机器有分析的功能,而不仅仅只是抓取数据来填空。而这条路,我觉得也不会走的太久了。为什么?第一,人类的分析通常非常不准确,对于大部分经济事件的分析,大多数分析往往是基于猜测,你读过索罗斯的书、或者格林斯潘的书都会体到“模模糊糊的真相”。人类的大脑分析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但是眼下,机器的分析能力也是有限的。但是对于机器而言,这一点将很多过去。因为到现在为止,云计算改变了数据的存储状态,数据已经不仅仅在个别的电脑当中,而成为一种矿产类和公共资源,可以预见的是,只要机器有得到足以得出结论的“过去这种情况发生了,接下来就会发生什么”的分析结论,机器的分析的功能就得到大大加强。而且他们不是乱猜的哦。

 

所以,在媒体的转型的第一个环节上,就是一定要花大力气将记者、编辑的写作经验转化为机器所可以识别的模版,并交给机器使用。当然有人说,这将来记者与编辑不是没有工作了?是的,这非常有可能,但是这也没有办法。因为时代不可能退回去了。

 

媒体要转型,要加强的第二个方面是视频。不是电视的媒体,几乎全部都在跨界做视频。但这不是我所要谈的要加强的部分。今天我们要将视频视作除原子级别数据之外,另一个就是要认识到它们才是真正的新闻源头。这种看法的转变是非常重要的。

 

我一个公安机关工作的同学说,中国的城乡已经在天网之下。即,几乎上每个地方已经被无盲点的监控了。中国是这样的,世界上其他的地方也几乎全是如此。而这只是从地面上来看呢。从太空上,地球几乎也已经被监控了。最近,我们与一家Digital Globe的公司展开了卫星监控画面新闻的合作探索。他们可以提供全球几乎任何一个角落的卫星实时影像。也就是说,每个工厂的是否开工、每一个电厂是否在发电、每一个商店是否开业,只要能从天上可以拍到,我们就可以随时掌握。就财经新闻来说,这些才是最重要的呢。

 

2015年初,我访问了旧金山一家叫TOUT的公司,这家公司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将文字的搜索与相关的视频匹配起来。注意不是在视频上加个标签喔。而是直接用文字搜到相关的视频。这说明,每个人,除了今天的文字的定义的内容之外,还将会有在云端的视频库中的定义内容。这个技术的掌握,将大大帮助媒体实现转型。

 

媒体转型的核心要义在于,要去解决现在一种需求,一种真实的需求。而不是舞文弄墨、故作玄虚。这才是加强视频的要旨所在。一个新闻事件发生了,不是一个后来后到的记者去现场胡说一通,而是一下子将用户所需的视频统统提供到了用户的面前。

 

媒体加强视频的另一个方面,是把观点的来源变成用视频的传递。许多人将2016年视作直播元年。事实上,在更早之前以六间房为代表的网站早就开始了这个工作。本人在2014年就提出过向读者(或者受众)提供“无剪辑”的观点的想法。记者采访来的、编辑编过的,事实上是一种经过了剪辑的观点。这种观点的边际在于这个记者认识事物的格局。但是,视频直播正在提供的是一种无剪辑的观点,我不能说它会更加受到欢迎,但是它一定会更加准确,和更易被选择。

 

媒体转型中除了以上两点要加强之外,有一点一定要减弱。这就是网站与APP的建设。今日头条给我的一个启示是,他们在做网站或者APP时比任何一家媒体都会更强大,在这方面他们才是强者。但是,一个网站或者阅读客户端的建设又常常花去了一个媒体大部分的精力。这些精力照我来看,应该花在人工智能写作的研究和视频的加强上。

 

两三年后,媒体同仁见面也许不会问你又写了几篇文章,而会问“现在你们又在搞什么模版”;或者是我们这稿子跟了两万条视频了……

 

最后,祝福媒体们即将开始的2017年转型!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