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鑫 > 25美元撬动新闻业的一线曙光

25美元撬动新闻业的一线曙光

这是在最近的18个月以来,我第一次看到了新闻业(当然指的是那个我们熟悉的传统的)的曙光。

 

去年七月谷歌推出了一款互联网时代最貌不惊人的产品,一个成本只要两美元,售价不过25美元的小纸盒——Cardboard。这个小纸盒的惊人之处在于,把你的手机插在里面,利用几个小软件,就可以立即变身一个3D影像的穿戴设备。

 

 

图一:Cardboard展开图。

 


 

图二:Cardboard组装成型图。

 

据我所知,目前起码在安卓手机客户端上已经有多款软件可以使用这一装置,其结果是将你一下子带入到一个3D的虚拟真实世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VR,即virtual reality。虽然有无数的反对者认为VR是一个大骗局,但是它的的确确做到了利用一些目前还算不上精美的3D图像骗过了我们的大脑,让我们你认为这个世界是可以触及的。这一点在许多3D游戏中已经广泛应用。许多游戏已经直接注明是供cardboard上使用的了。

 


 

图三:一座VR游戏世界中的桥。

 

但是以上这一切,不是本文的重点。25美元的cardboard诞生,已经开始为我们带来一个崭新的新闻业的未来。在过去的18个中,新闻从业者盲目地摸索内容与互联网、与技术、与视频的结合,鲜有建树。大约就是去年12月左右,一批最聪明的传统新闻人,开始意识到一个过去被长期忽视的问题。这就是新闻报道内容与全新的展现手段之间的适配问题。这个问题由于过于基础,长期被媒体人无情地拒绝了。这就导致了,传统的报纸、杂志把以前印在纸上的内容,一股脑地输到手机或者其他的移动屏幕上,造成了巨大的阅读冲突;传统的电视台把以前为线性传播及巨大屏幕制作的视频内容,不论镜头大小、字体能否看清,原样拷贝到手机上,人为制造人们从新介质重新观赏电视内容的障碍。

 


 

图四:适合电视播出的画面在手机显示器上明显不合适,字幕不清楚,人物和背景都有问题。

 


 

图五:报纸内容拷贝至手机屏幕,虽然经过了有限的调整,但是依然距离人们的阅读要求差距很大。

 

去年就在苹果的Apple Watch推出之前,不再是bigger and bigger的屏幕,促使美国的媒体人开始有所行动,《纽约时报》开始训练她的记者为手表的屏幕写作。此举应该是传统媒体正式开启了写作适配显示设备的尝试。在中国,也有人提出了要开发一款适应不同屏幕显示的写作工具的设想。此设想简单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在什么样的屏幕上显示,就用多大的写作框来写。研究者认为,用作手机发表的文章,就按手机框来写作排版;用作手表使用的文章,就按手表框来写排版。在视频的适配处理里,原则也是一致的。

 


 

图六:《纽约时报》的手表适配方案。

 

然而近六个月的尝试,却没有看到这种“伟大”的适配发现,有一个好的结果。从苹果手表的例子来看,无情下滑的销售成绩说明,手表更重要的功能不可能是阅读;无数媒体开始汲取适配失败的教训,广泛采用瀑布式展现及最大可能扩大字体的办法,来解决移动用户的阅读适配。遗憾的是,这一切努力均告失败。社交媒体无情地从媒体的新闻客户端上几乎夺走了所有的用户,媒体人员纷纷出走,各类自媒体纷纷降生,内容生产者空前暴增,而这又进一步降低了媒体生产内容的价值。

 

所以说,我们以前所说媒体的生产的高质量内容必须以一种极限技术(还要相当便宜)来突破,特别是突破表达。这应当是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它要突破目前文字、视频及所有显示器的限制,将人们带到一个无与伦比的场景之下。

 

有趣的是这种将为新闻报道带来伟大变革的东西,没有在媒体自我创新中产生,它首先产生在了游戏行业。这就是最早的游戏头盔,它的功能主要是为用户呈现一个约270度空间内的“虚拟真实”影像,让人主动地参与到虚拟真实场景中的活动中去。

 

 

图七:被脸书facebook收购OCULUS头盔。

 

 

“所有显视器的框都是一个窗户,大家都只是想透过这个窗户看到世界”,这句话只说出了问题的一半,另一半是,我们还要参与到这一行为当中去。

 


 

图八:叙利亚项目的沉浸式报道尝试。

 

来自南加大(USC)互动媒体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也意识到了由“cardboard”带来的这种可能性,他们在叙利亚的难民营和阿勒坡爆炸和街头,分别利用超过270度的广角,和真实的现场录音,和后期的3D还原技术,为观众创造出两组前所未见的新闻影片。

 


图九:阿勒坡街头爆炸的真实画面。

 

在阿勒坡爆炸的一段影片中,观众透过cardboard带来的虚拟真实画面,及真实的现场音,几乎可以和在爆炸现场的人群一样感受到那种恐怖和真实,一位看过这段影片的观众说,“炸弹就是你身边炸了”,人们第一次从看一个新闻,变成体会新闻现场的真实,“太可怕了,太逼真了”!在另一段叙利亚难民营的画面中,制作人员利用镜头随人们的视角移动,无论观众将头转向哪一个角落,都可以立即看到难民女、儿童一双双期待帮忙的眼睛注视过来,”那种感觉就像走进了一个真正的难民营”,当一双双眼睛向我看过来的时候,”我乎要哭出来了”。

 


 

图十:无论你的目光看到哪里,都可以看到影片里的人物向你看过来,像真的一样。

 

在南加大的媒体互动实验室展示这一切的时候,他们仍然使用的还是成本与使用条件较高的头盔设备。而现在在有了cardboard或者类似的产品之后,一部手机再加上25美元的纸板合就是可以形成这样一个观赏虚拟真实新闻报道(或者叫作沉浸式报道)的环境了,这一切无疑让专业的新闻工作者拍摄的画面,立即超越了简单的记录式报道。这种报道方式,可以以突破性的真实方式,将所有的观众的带到一切新闻现场,而且它给予人们的体会是“亲历”!

 

根据目前这种沉浸式报道的尝试,2D的超广角画面、现场声音,再加了专业文字编辑的背景解说,都是必不可少的;同时,它还为电视台日渐势微的直播带来了希望,沉浸式的直播可以让观众“身处”音乐厅、教室、战场、商店等等一切有新闻发生的地方,这种仅有专业单位可实现的报道,必将为人们带来超级体验,也让新闻业焕发生机。


 

图十一:叙利亚项目发布现场。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