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6月16日 08:54

人民有不创新的权力吗?

在欧洲呆的越久,就越会为周围的一些事物感觉到触动。你比如说,在布鲁塞尔街头一些历史长达百年之久的老餐厅,他们的菜单一成不变。甚至连他们的大厨,去采购食材的菜市场,也一成不变。还有在意大利威尼斯的那些乐器店,有些商店甚至有了近200年的历史,他们制作乐器的工艺,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没有变过,有一家店,甚至就连拧弦的工具,都没有改进过。还有我最喜欢的有一家伦敦街头的雨伞店,这家店的历史也长达百年,他们制作的雨伞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在欧洲,你徜徉在这些老铺子当中,经常听到的词是nice、elegant。

每当周末来临,或者重大的节日。女生们,穿着自己妈妈,甚至奶奶......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5日 17:32

电子支付为何在欧盟一再缓行

现在越来越多的国人去欧洲旅行的时候,已经很不适应那里一大堆皱巴巴的钞票和沉甸甸的硬币了。为什么欧盟各国不能像中国这样,快速推进电子支付呢?是有什么难解的技术难题?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呢?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在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参加了一系列的有关电子支付的讨论,对这个问题开始有了一定的认识。事实上,欧盟对于电子支付,或者数字货币的认识,是领先于全球的。早在大约10年以前,在欧洲就已经出现了,用于提取比特币的提款机。有机会去维也纳旅行的人,在维也纳的火车站,或者是在奥地利的其他的公共场合,都可以看到这种用于提取比特币的取款机。而比特币在实体商家......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5日 14:02

以色列创新与美国这个开源Source

以色列人的创新精神从何而来,或者说以色列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创新的国土?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从2012年到2016年,我曾经两次访问以色列,前往包括耶路撒冷大学和特拉维夫众多创新中心等在内的,许多机构参观访问。但我却得出了一个和多数人不大一样的结论。这个结论就是,以色列之所以能如此成功,有可能不是因为犹太人的聪明基因,或者是犹太人的教育有多好。而是因为它的特殊的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也就是它和美国之间的最良好的外交关系。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以色列人是怎么形容美国和他们之间的关系的,在以色列外交部,一位外交人员亲口对我说,美国是我们的爸爸!你要知道,这......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0日 12:28

中文智能写作开发的瓶颈在哪里?

和两年前的轰轰烈烈不同,现在中文智能写作的开发,似乎都停了下来。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两年前大家觉得大有希望,并且有可能会代替人工写作的,中文智能写作开发,一下子就变得偃旗息鼓了呢?而中文智能写作开发又到底碰到了什么样的瓶颈呢?

我自己曾经有幸,在两年前,加入到一个人工智能写作的开发团队当中,参与了这项工作。但随后,非常遗憾的是,随着我个人的离职,我的这种实验也戛然而止。但从我个人的兴趣来看,我对这项工作的关注却始终没有中断过。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9日 15:53

我见过的切尔诺贝利

2012年底到2013年初,我去过切尔诺贝利两次。由于我是去做采访,所以观察得相当细致。在我周围的人当中,能有这样子近距离观察切尔诺贝利体会的人,估计不多。

2012年,差不多是接近11月的样子。我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9日 12:58

一个独裁而又负责任的政府

一个有趣的机缘让我踏上的迪拜之旅。一个在英国认识印度朋友一天突然在领英上给我留言,周,我在迪拜世博局工作了,是个小头目,你来看看啊!实话说,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个2020迪拜世博会。

这个印度兄弟是我在一次英国的学习中认识的,算个同学吧。后来,我成了他一个在中国的资源,无论他去香港、深圳、北京,都会找我,因为人真的不错,我也乐意帮他的忙。之前一段时间,他在伦敦混得好差,所有的衣服全是在深圳买的假货。但在伦敦的中国城餐厅(他爱吃中国菜的不行),他一直在那些香港移民来的待应生鄙视的目光中抢着买单。那时,也就是从他的身上和那些香港待应生身上,我看到......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16日 14:51

名人名言

常看到有人“引用”巴菲特的一句名言,这句就是“没有一个人,可以靠做空自己的祖国成功”!

到底巴菲特说过这句话吗?目前可以见到的最接近的原文是:“Indeed, who has ever benefited during the past 238 years by betting against America?”这句反问句出自2015年4月巴菲特致股东的一封信,可以译作:事实上,在过去的238年间有谁曾靠赌美国不行而获利了呢?译文可请方家指正。原文的出处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比如: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u/r-buffett-tells-foreign-investors-good-pr......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6日 23:11

赵氏父女

赵氏父女靠花巨资上美国名校,在他乡成了弊案,在故邦恶名远播。整个事件越描越黑。

当然也许整个事件本来就是黑,我们也不可知。但这事让我想到另外一桩事,那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大约十多年,起码在12年前,我正在香港工作。一次我和一个来自家乡的富豪亲戚、说土豪也可以吧,在金钟的太古汇里闲逛。我们行至Vertu手机的专柜前,这位大表哥拿着一款标价68万元港币的手机不肯释手,问我要不要买?68万元一台的手机,对于我这么个贫穷的记者而言,实在是…… 只能用省略号了。

大表哥说,我买两个,我们一人一个。......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6日 02:20

为什么巴菲特很难复制?

一般来说,有钱人比较容易被嫉妒、甚至仇恨,但要说受到尊敬,就说不定了。但是,巴菲特不一样,他有钱有爱还处处受到尊敬,这非常有意思。

作为一个过去一直做时政新闻的记者,我知道巴菲特是比较晚的。2010年左右时,我还在北京工作,突然有一天,一群人来到我的办公室,说他们来自一个巴菲特孙子开的卡通片公司,目前正在制作一个有他爷爷的卡通节目,希望与我们合作。直到这时,我才算真正开始了解巴菲特; 而后来,我才知道,此时中国的一个有钱人已经以天价拍下巴......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4日 00:29

始乱终不弃方可有作为

住在伦敦舰队街的日子,每一天早上出门走去IISS的路上,都会见到一辆摩拜,不管是大风还是下雨,还是有雪,它都在那里,既没有人骑,也没有人把它弄走,它就孤伶伶在那里。这已经是2018年的年底了,共享单车的中国棋局已经破产,摩拜与Ofo还有其他一些品种的自行车们被堆作了垃圾山的照片,在媒体上到处可见。

但在热闹的舰队街上,大部分外国人不认识这辆摩拜,有时听到有人嘀咕,这似乎是来自中国的某种产品。也有如我般的中国人会围上去瞧瞧,嘿嘿,这也有摩拜呢。但随后又说,国内他们已经不行了吧。再后,大家迎着舰队街上的高等法院照像,离去…… 于是,这辆摩拜就还是......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2日 18:24

房子的传说——人类极端行为引导下的全球房地产市场

[这是本人去年底时构思的一个研究计划,目前看来实施的可能性不大了,但是依然觉得挺好玩的,特贴出来,以飨邻里]

[引言]

假如我们认为在考古发现中,在远古时代出现的各种洞穴,包括岩洞、山洞、树洞等等可被视作人类最早的居所的话。而这些居所可被视作具有房地产的某种初级特征的话,房地产将会是一个被延展到极其久远时代的的话题。远古时代的早期人类是如何获得在这些洞穴居住的权利的,那时的人类是仅仅出于善意让其他的人来自己的洞穴中居中,还是出于其他的原因,这些原因当中是否包含了某种交换?又有没有一种原始形态的市场?为什么在考古发现中,有的洞穴中有精美的岩画、......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2日 04:07

沧海一声笑

最初,他们和你说,“你不要说什么感觉,凡事要有数据,你懂不懂,数据啊”!你对他们崇拜的不得了,是啊,感觉有什么用啊,我们有数据吗?一时间,没有数据的事,你都不好意思讲话了,恨不能谈个恋爱,换个卫生巾,叫一声爸爸妈妈,养个小孩子,都要看看数据,不然这个怎么看也不真实;要是做了个梦,实在没有数据,也起码得要个PV、UV啊……

然而,就在你学着他们对着那些青涩的对你开口、一片真心地说出“我感觉……”的人,凶恶地说出“你别说什么感觉,你有数据吗,感觉有什么用”时,他们变了。他们开始对你叫,现在要谈就谈......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8日 22:32

流量丛林中野蛮的起点

就在流量在过去的几年间推倒了多数信仰的篱笆之后,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于之前的世界里了。应该说,人类历次对于传播方式的革命,都会带来一次巨大的人类社会的进步。想像中这应该是一件相当快乐的事,我们可以经历其中。人们除金钱帝国、地产帝国、资本帝国之外,现在最让大家憧憬的是“流量帝国”!我们表面上还像之前一样生活,但事实上已经大大转变,巨大的流量已经在裹挟着我们的生命。透过一次又一次合法的、不合法的、甚至是盗窃的信息的转卖,我们已经是流量巨洋之中的孤舟。

这巨大的洪流中,充满着难以言预的丛林法则。事实、真相、谎言……被颠覆......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17日 05:06

如何摆脱羞辱对人生的影响

羞辱是一种我们常用的人际交往工具。对羞辱这种工具的主动使用与被动承受,大体可以将我们分为两类人,一是羞辱的施加者,二是受害者。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羞辱的施加者总是施加者,而且打击的倍率不断加码,而受害者呢,也永远难以摆脱受害的角色,而且这种角色当越陷越深,最终毁掉了自己人生和事业。这是为什么呢?

比如,你对你的妻子说,“我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你的妻子立即回答:“有人请你去发言吗?”这个回答立即让你进入到了一个被羞辱的状态当中,是啊,我是去发言吗?不能发言,我去还有什么意义?我不就是一个听众吗?当听众还算是参加什么重......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2日 21:33

进化论的迷思:我们变坏了就怪达尔文!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真的是真理吗?落后就一定要挨打,成绩差就一定上不了好的学校,甚至就是坏小孩,敌不过电商巨头的公司、餐厅、小商店的命运就一定的倒闭、赚不到钱的就是智商低没有本事…… 所有这一切基于达尔文进化论通俗化理解的简单公式,就是我们经历的大部分的生活。

在“1111”在狂潮再度来袭之日,我坐在希腊那个显得相当“落后挨打”、相当破旧的首都雅典,面对宪法广场滚滚的示威人群的声浪,以及在这声浪依然淡定独饮咖啡的人们,体会着这个上个季度失业率还接近20%的国家。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8日 16:12

Welcome!原子化的人生!

与之前的承诺不同,互联网没有为人带来更多的自由,相反严重挤压的原子化的人生,把我们关进了空前巨大的牢笼。

当人与人之间的连结变得如此便捷,这个世界也变得空前狭小与拥挤。你刚刚结束了一次在搜索引擎上一次人挤人、乱斗各类诱惑的挑战;就又与众人一道挤进社交媒体,所有的人挤在这上面:工作、交往、偷窥、骗人与被骗;再之后,你又挤到几个购物的应用上,展开每天数次的“逛街”或者抢购……人已经无处可逃!

流量与所谓的数据的垄断,正在让这个空前监狱的面积不断扩大。先是年轻的、后来是买东西的、再后来是老的、最后......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5日 18:22

讨论一下当下视频制作的几点方法论

一个由视频及其衍生社交所统领的媒体时代已经到来。那么,当下的视频制作有些什么样的特点值得注意呢?最近有不少人与我讨论了这个问题,我自己参与各类视频制作、及开发形形色色的视频产品有很多年头,很多固守观念确实不断被颠覆,在回答和思考了很多问题之后,觉得就当下的视频制作市场而言,还是有一些方法论可以推敲。

一、短视频的来源问题

短视频是如何来的呢?几年前,多数人还是以为短视频就是把长的搞得短一点,从一个长节目当中截出一些观点,从十几秒到四五分钟不等,供一些社交媒体去传播吧。这种作法,今天很多机构还是这样做的,比如各个电视制作......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1日 17:16

天使,望故乡——如何摆脱强迫社交情境下不可避免的谋杀

我们被强迫社交。无论你愿意与否,我们都身陷强迫社交的语境之下,无法自拔!最近一次前往法国多尔多涅省的旅行,进一步的加深了我的这种看法。

站在中国人的角度,法国的多尔多涅省一定是高度落后了。这里没有移动支付,没有共享单车(或者共享汽车),没有外卖,没有电商,没有快递,没有今日头条、没有滴滴打车…… 几乎没有一切、在我们看来我们生活必备的互联网产品。几乎所有的人每周只工作4.5天,火车由于蔓延法国全境的罢工,不断停运,相隔几十公里的超市营业时间不可思异的短。

但是奇怪的是,这些并没有让我感受到这里是一个糟糕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1日 12:13

2008年5月12日:事件众多而又毫无迹象的一天

2008年5月12日,我正在广州吃着一顿美好的午餐。这是我当驻香港记者的第三个年头,这三年来,常常在休息的时候往返于深穗之间,看看朋友,联络旧谊。而但凡我休息的时候,总是有事情要发生了。

这一天,又有一种莫名的紧张。那时,新媒体完全没有大行于道,记者依然是人们获得重大消息的唯一渠道。对于驻扎于外的人来说,紧张是一种普通得要命的情绪:生怕因为自己的疏忽错过了大事件。

我不断地摸手机,那一部很小的带键盘的诺基亚,只值几百元:很轻、收发短信很方便。总感觉它在或者要抖动了。一直......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8日 16:59

新闻让真相更残酷,而不会让世界更美好!——写给不需要记者的记者节

新闻让世界更美好?噢…… 不!新闻只可能让真相更加残酷!这是在这个不再需要记者的记者节里,要有勇气方可以说出的真相!

今天,人们已经沉醉在“你关心的才是头条”的世界里,你的世界一天比一天美好吗?是的,因为你的手机里的应用帮你挡住了那个你不想看到的世界。但是,你看不到了,不代表它不存在!

记者,这个职业的真相是与美好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反之,社会的阴暗、不幸、丑陋与肮脏与我们的生存息息相关。我很幸运,一入行就被派去拍摄法制新闻,二十郎当岁就体会了......

阅读全文>>